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往后余生(67、68)

六十七

本计划好了五一假期的安排,结果前一天晚上董卿喝了酒,冷硬的食物一顿塞,再加上最近抽起了烟,身体吃不消,半夜时又胃疼。

虚弱的时候最是想念,也许醒着的你没察觉。

梦里,周涛走到第三排,董卿就坐在里面。下课时分教室稍吵同学们正准备出去。“同学们别误会啊?我只是特别感谢董卿”周涛靠近。董卿猜到她要干嘛,却假装后退几步,周涛再向前,展开双臂把她搂在怀里,好几秒钟,周涛不放手还转头让一旁起哄的同学帮忙拍张照片。

后来醒了的董卿还犟嘴:我不会去索要那个拥抱,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你是真的主动为我展开怀抱......

周涛刚发的朋友圈: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喜欢吃大量的巧克力来缓解伤痛,满头大汗的运动也有

助于心情的平复。明天太阳还会升起,你能做的只有爱护自己。

其实董卿先看的不是文字,而是其中一张自拍,它简直太吸睛了。是运动间歇周涛的素颜自拍,重点不是清秀干净的面容,而是她的xiong.....

激动惊讶之余董卿截图给了好奇的朱迅,假期间除了自己唯一还在寝室的。

“妈呀!这有E了吧!这衣服都要挤爆了!这沟....”收到的也是同样的尖叫。


她定是心情不好了...董卿却无视,没有点赞。若照往常,她会去关心,认识周涛这段时间,董卿不想纵容自己的小情绪小懦弱,心里越是不想做不敢做她就越去会做,因为她想让周涛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关心,自己的始终如一,董卿想要不同的结果。

可这次,这种冷静、忧郁、敏感而善于分析的性格,在与周涛进退无常的刺激下,董卿恢复了本心,她还是妥协了,这种表现、示好有什么用?此外,董卿还是不解那张照片的出现,太暴露了吧...她怎么会把这张照片发出来呢?


假期最后的那个晚上,董卿幡然醒悟,连续喝了三天小米粥的她意识到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重要。她发了朋友圈。意外的是周涛点赞还评论了

“咋了?感冒?多喝热水啊{捂脸}”

“直男啊”董卿也配了捂脸的小表情。

点开这小小的头像,董卿发现昨晚周涛发的朋友圈没了,她删了,难道又是因为自己么点赞?哈哈哈,董卿当时就笑了,随口就说了句亲爱的,很自然。当她意识到这三个字脱口而出,想起了周涛说同样的文字如今却品不出什么感情了。


六十八

一周后又是中期检查。

同个毕设课题的在一个屋子,所以教室里只剩下周涛和李修平隔着数张桌子对坐着,互相检查对方学生的毕设情况。

时隔好久的再次见面,感觉跟之前没什么两样,并没有因为送了个礼物关系改变多少,至少表面是这样的,或许也是因为人太多无法表现。

“那个,董卿,”周涛拿着笔纸走了过来,“你把你们组的名字都写上去,还有他们毕设的课题。

对视的那一刹那,好像等了太久,都笑的晴朗。


“老师,这个写完了”董卿把名单送过去“还有这个笔不大好使,老师你用我的吧”。


“好”一如既往的笑,周涛接过递来的两支笔,“那第一个谁来?”

见董卿和一个男生互相谦让着,“那按照名单顺序来吧”周涛落了一眼,“康...康辉,你先来。”董卿没把自己写在首位。

“不自信,就是不自信啊....”这句话落在空气里,董卿听的清清楚楚。

低到尘埃里,从始至终,哪来的自信。


当轮到董卿捧着电脑和毕设材料到周涛的面前,座位里的人侧头抬眼,笑得还是那么标准。

“董卿呀....”周涛后移身子,左手因而可以搂着后侧方人的腰“考研的事都利索了吗?”

“嗯,等着录取通知书就行了”这次伸手让董卿很意外。

“那就好.....”收回的手随便翻着设计书。

期间,周涛的那只手时不时还会搂着董卿的腰身,其实这个动作在那个时候有些不搭。

“嗯.....董卿毕设做的不错,不错....”周涛仔细看了看随手翻到的那页。

“哪有.....”色恭礼至,俯身倾耳。董卿完全是学生的角色。也许当这个人真真切切的就在眼中,脑袋里只有空白。


“董卿,把后面的检查情况写一下啊”正检查另一个学生毕设的周涛又突然抬头,搜寻的目光有了落处。

听到自己的名字的那一刹那,董卿才有感觉在这之前更是在这之后,设计室里是多么的安静,一个人坐在一边完全沉浸在了虚无缥缈的世界,想些虚无缥缈的事情。


后来问问题坐在李修平的右手边,董卿的眼神却不自觉瞟到对面。周涛也正看向这边,也许是都想看看对方正干嘛,还未来得及做什么表情。期间,很多次对视都是这样,如果再等一秒目光闪躲,董卿就会让周涛明白一看到她就会笑是真的,她不想冷漠。


往后余生(65、66)

六十五

某天下午从b区设计室回来的路上,同学提起一个人。

“你做给排水的多简单啊,我室友张蕾就想选它来着,可是后来因为周涛,才改选了空调,昨天晚上她快被毕设搞烦死了...”

“因为周涛?怎么回事啊”董卿眼睛一亮。

“毕设的时候不是没几个人选她吗...那个,周涛就只做给排水吧...那就对了,周涛后来就联系张蕾说为什么没选她的毕设,张蕾本来就想跟白老师做给排水,不好意思说就改口说自己对空调感兴趣,还好白老师也有空调的毕设,白老师可是她的男神呢....”

“什么时候的事儿?”

“好像是毕设选完老师以后吧,忘了”

“.......她就因为这个没选周涛?”

“她说之前课设跟过周涛,结果问她问题总是答非所问,讲些别的,把张蕾快要着急气死了”

“周涛是有些时候人让人搞不懂...”

“你们寝室的李思思也总来我们寝室讲周涛,说周涛向她介绍过自己研究方向,有意让她读本校的研究生,人家李思思考研考的是金融又不是咱专业,再说了谁愿意考本校啊?....唉李思思复试没过吧?...”

董卿连嗯几声也没听进去后面的话。


原来......其实.....董卿就算只说给自己听,这一下子也难组织好心里的话。


我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呢,能和你聊上你几句...私下里你又主动联系过多少人?那样示好的话语又讲给多少人听过?.....这种,其实很正常,你还年轻对工作充满热情积极向上,想做出一番成绩,想把好学生留在身旁,可就是令我很意外,其实.....好吧,也不意外,你就是这样的人,总做出令我想不到的事情。我们可能不是一路人....好吧,谁也不想,踏踏实实搞毕设,不把自己放的太低,顺顺利利毕业,然后离开这里,给之前所有落个句号,包括你,不再牵扯到我以后的生活。

这感情来的快去的快,董卿不意外。抱也不想抱她了。


六十六

可一颗喜欢一个人的心像极了日落,就算今天会一点一点的沉下去,明天还是照样会升起。


当第二天中午在宿舍楼前遇到刚回来的夏丹,听她说刚才看见周涛往体育场一楼的一个店门走,董卿正好要去体育场对面的食堂,听完就狂奔了几步,她知道遇到她的可能性很小,可就是想去看看,追赶她的背影,或者寻寻她的车。


“怎么样?”

“没看见”董卿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嘴上说不想,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夏丹取笑着。

执念太深,立刻戒掉心里有关于她的波光粼粼怎么可能。


“你说她去那干什么了啊?里面有个药房.....”董卿还在纠结着。

“不盼人家好啊你,左拐还是鸭颈王呢!”

“闭嘴!”


其实送出礼物就是结束,我们能到达的最高峰,是的,之前我也说过类似的话,以为的最高峰后来又一次次的被突破,不过这次应该是真的了。

关于对未来的期许或是约定,董卿幻想过,但不会去当真了,交给时间。她觉得自己无所谓,拥抱不想要了,毕业前的饭不约了。


晚间在外面吃完饭,在夏丹的陪同下董卿买了人生中的第一盒烟,两人拐进附近小区楼后。

“自己抽感觉很不错,就是闻起来不好,你离我远点儿.....”

“哎哟我的天啊,哪是你那么抖烟灰的,我教你”夏丹趁机靠近,吸了一大口,“噗....”


“我以前一直觉得就小孩一个,抽什么烟,还不是装b。不过现在轮到自己...很舒服”

夏丹点头赞同,“那你为什么突然想抽烟?”

“之前看《无声告白》,里面有抽烟的我就想试试。”

熄灯后,唯一的光亮也落在了白纸黑字间,投入得很,越读越压抑,读到莉迪亚抽了人生中第一根烟,董卿好像能感受到烟雾缭绕中的释放。

烟,一直觉得是没必要去碰的一个东西,百害无利,可看完了整本书后却闪过一个念头:为什么不去试一试?我应该会喜欢。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的啊?”

“初中。《无声告白》啊,我之前也看过.....”


喜欢周涛什么?她的外貌?她的身材?她的味道?董卿想,也许自己喜欢的是她的身份,一个老师,自己更喜欢的应该是学生与老师的距离以及慢慢靠近的过程。喜欢去追逐而非因为你,是么?吸吐间,董卿不断地鞭策着自己。


可越想越复杂,抛开那些为了什么的纠结,董卿只知道自己现在想要的就是占据周涛心里某个位置,而不是又听旁人说她联系了哪个同学拉拢哪个同学。不是说喜欢一个人,不是看她是谁,而是看你在她眼里你是谁。她怕自己只是点名册上的一个名字,在周涛手上没什么分量,当一年年的被替代,也一点点的被忘记,那时候董卿这个有名有姓的人将会变得无名无姓。


不,她需要被记得,被周涛记得。


往后余生(63、64)

六十三

等末班车的空闲,董卿翻看微信,惊喜的发现一个小时前周涛给自己去年的一条朋友圈点了赞。

你是看完那封信了吗?还以为你会发来什么...不过这样挺好,不知道今晚你会想些什么....

“她也太....还偷偷翻你的朋友圈,这样的感觉也太好了吧!你会把她掰弯的....”

“别搞笑了,就和和她做朋友…”董卿还算清醒。

很多次,董卿知道就算梦到了也没什么用,可当晚又见周涛,说真的,都不大确定是她,只是梦里的自己那样想,好像是周涛,应该是周涛,醒来的董卿就认定是周涛了。梦里,手被周涛牵着,是紧握的力量让董卿感动了。

早上九点多钟,待家里就剩她一个人,周涛才打开那个稍大点礼盒,小心翼翼的一层层拆包装。当一个粉色水晶球安安静静的摆在茶几上,她双手捂住嘴,仿佛下一秒就会透露出声响,泪水正如水晶球般晶莹剔透,来的突然。

按下开关,水晶球里的小世界风雪瞬起,然而一只粉色的凯蒂猫撑着一把粉色的小伞,伞下是微微仰头的小白兔,在《天空之城》的背景音乐中,她们坚定,因而美好。周涛惊讶于眼前这粉色的凯蒂猫,更惊讶于心里那粉色的忧伤。

“卿”

“我非常的感动”

“满目泪水”

“粉色的kitty猫撑着一把粉色的小伞,为伞下的你遮风挡雨”

“在我心里会一直记得那个懂我,送我音乐盒的女孩”

懂你?多高的评价啊。董卿被带入只属于她们之间的感情中,刚想说些什么。

“老师相信你们一定会顺利毕业的,祝日后都事业有成,生活幸福”

啊?董卿顿住,情绪转的很快,只能跟着她发了三个拥抱的表情。

关于那封信,周涛一句没提,董卿却也很乐意,她忽然觉得那封信自己写的太认真所以太露骨,不提也好,她傻到仿佛觉得说出来就已完成任务,至于对方如何反应,她想都不曾想过。因为那一句懂你已让她甜蜜不已,这一大早的感动也给予了董卿自己。

正好下午研究生名单下来了,当看到自己的名字时董卿还是激动到不行,立马兑现了承诺,第一个给周涛发消息,不,好像也没承诺过,不过,周涛是董卿心里的number one是自然的。就像一方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另一方却句句都是我愿意。

“卿”

“太棒了,你终于可以放心了!”

“我太激动了!”

周涛像是比自己还要高兴,董卿有点颤抖,“d市欢迎你!”

“我会去d市看你的”

“哇!”这是董卿心里的尖叫,“我不要太幸福啊!”

你会d市看我,我希望并非因为气氛到位而随口说的,我会等着。

董卿又想到再见面时自己是否可以索要拥抱了。。。

以后我们最好是什么样子的呢?我想。在d市、e市又或者是哪个幸运的城市里,某时某处我们同在。那几日我们只有彼此,没有生活。我们以恋人的方式相处,都清楚但都不会去触碰这个话题。我身边的你是一个可爱需要被呵护的小姑娘。我最过分的行为也只是吻上你的脸颊。其实是我不敢想,若换成唇与唇,即便是蜻蜓点水,怕也是收不住的。

关于以后,董卿一下子想了许多,她想把第一束花送给周涛,要有七只粉色玫瑰,白色的风信子,白色的薰衣草还要有薄雪草.....

六十四

隔天下午。

“服了...”李思思看着手机叹气。

“怎么了?”夏丹随声问道。

“周涛呗,又问我考研怎么样了,之前打电话、语音又发消息的,她总是看似很关心.....”李思思停住了,“周涛可能是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坐在一旁的董卿懂她的意思,类似于自己报考院校的事情

嫉妒心起,周涛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别人?李思思毕设跟她的,关心这太TM正常了啊!一边质疑一边辩解,董卿相信自己在周涛心里的位置,但就是这种心情....

“可她不会记错董卿的名字啊!”

暗自纠结中,室友们已进行到关于周涛的下个话题了,说她总是记错学生的名字。

“啊?可能我的名字比较简单,就两个字”董卿转过头时见夏丹对自己眨眼贱笑。

朱迅接着说:“可我的也两个字啊,要叫的话至少姓得叫对吧,有一次她叫我小张同学.....我姓朱唉!”

室友们一阵的大笑。

你不会记错我的名字......对,可能我的名字简单,可能我的名字时常出现在你眼前,可能.....董卿这时又没自信了,不相信这个名字、不相信自己对周涛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晚间,又见周涛给李梓萌的朋友圈点赞了,又是她总是她....为什么你不给我点赞了?我以后还要给你点赞吗?....

要!董卿当然要给周涛点赞了!她不能任性,那样只会变糟。她要让周涛看到自己所有温柔都交予你她,没有旁人。所以之前和夏丹说要一起出现在周涛面前的事,董卿也没再提。

往后余生(61、62)

六十一

走远不到五分钟,手机震动,周涛的21秒语音。

“亲爱的!我看到那幅画儿了!实在是太感动了!你还会画画儿吗?我这个一定要裱起来,很好看呢....谢谢你这份心意,老师真是心领了,太谢谢了!太感动了!这个礼物太特别了!这让我感动的...到现在,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现在此刻的心情啊.....”语气里满是激动与感动,董卿又如何平静的了。


和信装在一起的是去年圣诞节给周涛画的画像。


“这儿!”董卿朝西门挥了挥手。

“怎么样啊?看你高兴的,脸都红了!”夏丹一手揽过她另一侧的肩膀。

“不行了,我现在特别激动!先让我冷静冷静!”

“刚才周涛让我坐她的车走,我可是抵住了诱惑呢!”等公交车时董卿又把刚才的语音放给夏丹听。

“哎呀!你是不是傻!你可以重色轻友啊!发个消息告诉我不就完了.....你怎么了?”见董卿手捂着胃部,俯下身子。

“可能刚才太紧张了,胃痉挛....”

“哈哈哈哈,不过,你真的挺主动的,能听出来周涛可感动了,真好!把她拿下,加油!”


快乐有人分享因而更有生命力,一路上董卿把所有都和夏丹说了,包括最开始的生产实习,她同样搂着董卿的肩膀,而周涛就在她们身后跟着。

“我的妈呀,从那个时候就我和周涛结下梁子了啊!”夏丹兴致忽起,”还有啥啊?快说快说!“

“再就是有次上课点名,点完我后跳过其他人直接点了你的名字,眼神却还落在我身上....”

越听越起劲,一把拉住董卿:“我们哪天一起出现在她面前,就就....就搞暧昧!让她吃吃醋,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我就是这么想的!”两人一拍即合。


六十二

在这几页纸里,周涛仿佛重新经历了那些日子,每一帧画面都有董卿的样子,从开始到现在,她的突然的关心和看似的冷漠在这文字间都有了答案,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自己所不知道的....正当周涛看到一段话的最后几个字时,表情蓦地变了,最温存的柔情让位于深沉的瞎想,她顷刻间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今晚的月色真美”


是的,董卿把这句话写给周涛了,考研结束的那个晚上,没能说出的那句话。她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渗透在了一词一句中,只要周涛打开信去读,她就会知道。信的结尾:“好好爱自己,很多时候我没办法替你做到。”


周涛,不知你是否会想起某条微信消息,我说你要好好爱自己,有些时候别人没办法替你做到。当时的我不敢直说,其实那个别人就是我自己,我想爱你,我想好好爱你,可我没办法去爱你....


周涛你也不会知道,我为何会在信里抄写一段席慕容的散文《贝壳》。

我看过一个长篇小说,不,它不是小说…故事中有这样的一个情节,她送给她贝壳做礼物,得到贝壳的她也明白她的意思,便用席慕容的这篇散文去解读。她们是师生,她们是伴侣,她们叫铭谨。所以当我在海边看到贝壳,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她们,想起了这篇散文。我也要把贝壳送你做礼物,如此,仿佛我就能够将铭谨的浪漫与幸福延续在我们之间,续写成你我的故事。


周涛,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可我却没有任何立场告诉你。


没开灯的房间,暗淡的光线尽情柔化着周涛读到的每个文字,桌面上,那个贝壳,纯白,细长,如同旋转中的芭蕾舞者披上了月的光。


往后余生(59、60)

五十九

教室后门的玻璃窗上有周涛斑驳的影子,董卿想靠近看仔细,又怕被发现。

“不好意思同学”被吓了一跳,回头见两三男生正猫着腰,想从后门溜进去。

某一刻董卿真想和他们一起进去,坐在教室的后排,如同《彼时曾相伴》,彼此的眼神,就像你一句今晚的月色很美、我一句风也很温柔般的含蓄,但深情了然于心。没有,董卿没有跟进去,怕自己影响到周涛上课。

去卫生间照了几次镜子,又等了半个小时,终于下课,却又有几个学生聚在讲台旁同周涛说话,董卿开始紧张。

“同学,老师还在里面吧”自己也不再敢看,抓住刚出来的同学就问。再问时,“老师?老师走了吧,没在教室里。”刚出后门的一个女同学被拦住。

董卿慌了神,瞟一眼走廊里攒动的人头,寻不着周涛的影子,难道她从另方向走了?一步跨下后门的台阶,来到教室前正想向另一头追去,董卿立马来个急刹车,教室门口周涛正和某个老师说话。

虚惊一场的躲回了后门的拐角。刚才看周涛两手空空,包应该还在教室,董卿在后门继续监视着里面的一举一动,见周涛一出现, 便有立刻做贼似的躲在门后面。


不行!万一她真从另一头走了呢?壮着胆子董卿小跑到前门口,来往的人群没有影像没有声音,在她眼里只有玻璃窗里的默剧,灰色的讲台,有灰色的人影在靠近.......

“卿?你怎么在这?”刚迈出一步,眼神中有意外闪过。

“你不想看到我啊?”董卿背过手,很自然的和周涛融入人流。

“哦没没没.....”语塞。

“我就是来看看你!”又是备好的话。

“......来看看我啊......”周涛只会跟着说跟着笑。

路过卫生间,董卿才转头,“你要不要上个厕所,我帮忙拿包?”

“不用,我直接就走了”抓紧了包带,周涛才感知身边。

“你是不是你们组毕设做的最好的啊?”

“我真的不会做啊!”我说过的啊,你不信我?

“谦虚,你就是谦虚!”

门口外,周涛停住脚步,才准备好对视“卿,你要往哪走啊?”

手一抬,把粉色的手提袋拎到她眼前,董卿嘴角都要列到耳根了也说不出一句话,就像别人送了她最心爱的礼物似的。

“你干嘛呀?卿”忽然不知所措。

“走,先到你车那儿再说”


六十

“你是从哪来的啊?”

“宿舍啊,不过等会我要出去”

“我车停在那边,”周涛边走边说,“你这是干嘛啊,我不能收....”

走在后面的董卿随手拍了下周涛的后背,口不择言道:“哎呀,你别闹!”可能意识到这样说不大合适,“今天挺晒的,本来想带伞,又觉得麻烦”

“该涂防晒了.......你那么白”

模模糊糊的,还在激动的董卿也没听清楚中间说了什么,跟着她的笑声,也把自己心中的兴奋喜悦笑了出来当作回应。

两人走到主路上才并肩而行,还好董卿很容易想到了话题,“干嘛把车停那么远?”

“我一点多来的,这面没有车位了,就绕了一圈停那儿了”周涛右手遮着额头。

怪不得以前路过这里没找到她的车子。听她说话时董卿一直转头看着,周涛的脸微红,可嘴角也是笑的。那一刻,董卿很想为她遮阳,可手里没什么东西,若单单用这只手,没有路人的话倒也可以.....寻不到什么办法,董卿移开了目光,她知道周涛所要遮挡的绝不只是太阳。


到了车旁,周涛把包放在副驾驶,转过身来还是不停的推辞:“你这样我已经挺感动了,不用这样.....”等等。在董卿的强攻下,袋子还是被塞到手里,“这都是什么啊?”周涛低头想看。

“哎呀回去再看!”董卿连忙抓住她的两个手腕,顺势把袋子口合紧。

“卿,你去哪啊?我送你!”周涛抽开一只手打开后车门。

换成董卿的胳膊被拉着,她身子直往后退:“不用不用,我还约了人.....”这一句说的可真没底气,“欧对,这个是易碎品。”指了指其中一个大点的礼盒。

“自己做的工艺品吗?”

“不是,是我的心”

“啊?”

“哈哈哈开玩笑”董卿又指了旁边的礼盒,“这里面有一封信,我希望你一个人看.....”双手合十立在鼻前,做出一种乞求的样子。

“那我看完信,这些东西都可以还给你呗?”看着董卿可爱的小样子,周涛调皮的开起了玩笑。

“哎呀这些东西就是给你的,你不要那就扔了吧!”

“你去哪我送你吧?”再次邀请,把董卿拉近车子。

多好的机会啊!董卿真的很心动,可是还在后退,适可而止,别做的太满,况且她真的约了人。

周涛拿起副驾驶的包:“车上聊!”

Md!董卿又拒绝了!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准备啊!言多必失,先撤!

“我送你吧”

“不用不用,老师我走了啊”趁着周涛关后车门,董卿随手又拍了拍她的后背。

“好好好,谢谢卿.....”

董卿转身就走了,摘下斜挎包甩到身后,她感觉轻松了不少,一路上没有回头。


往后余生(57、58)

五十七

饭后董卿绕着学院楼旁的心湖一圈又一圈,天很蓝,阳光很足,可云也很多,大块大块的,湖水时而波光粼粼,时而阴冷灰色,真像极了一颗心。

乱了,顺其自然吧,可又怕最后真的就不了了然了....不想再去费神,董卿抄了小路直接进了学院楼。

下午回到寝直接倒在了床上,没摘耳机董卿就睡着了。

“Are you really here

  Or am I dreaming

I can't tell dreams from truth

For it's been so long

Since I have seen you

  I can hardly remember your face anymore

When I get really lonely

And the distance causes only silence

I think of your smiling

With pride in your eyes a lover that sighs

If you want me

Satisfy me

If you want me

Satisfy me”
广播剧《双氧水》的背景音乐,董卿喜欢上了首歌。

我错了,对不起....

是,现在董卿睡醒了。

“因为你上午态度稍冷淡只说了两句,(现在我知道其实是我太敏感了),所以我心里就乱了,你对我,我希望自己同他人是不一样的。在心湖的时候我想到时候就跟从内心吧,去拥抱去告别或者一声不吭的走。可现在我醒了,我的错,对不起,我知道是我错了。你的身份,主动靠近,夫复何求?你又忙又累,我却无半点关心,之前的几次对话我也丝毫未提及你,只顾着自己的事,忘了心疼。直到今天中午在设计室门口与要吃饭的你打了个照面,察觉到了你脸上的憔悴,这颗心才重新被唤回良知。我确实是自私的,原谅我好不好?等复试结果下来我第一个告诉你,我想补一个拥抱给你,在你耳边偷偷告诉你,我们都要好好的!

还有礼物和信,不纠结了,我都会送给你!”

日记里,董卿认了错,做了决定。可没人会知道。

五十八

四月十一号下午一点半,设计室里正进行毕设的中期检查。

“董卿....董卿?没来么?”听着主任点到这个名字,周涛还抱有一丝希望在教室里搜寻着。

“李老师有事请假了,怎么咱董卿同学也有事?”同学们也不知为何起了笑声,直到喊了下个名字,周涛目光暗淡的彻底。

与此同时,另一边在寝室,给周涛的信写好了,三千多字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五张小信纸,董卿看了一遍又一遍。

融化的火漆像一匙热度炽人的鲜血滴在封口处,印章狠狠的盖了上去,清晰的字母Q像是一个承诺,红色,更多是期许。

打算下周一到周涛上课的地方,等她下课,再把信和礼物交到她手里。其实是写信的时候董卿才突然醒悟,干嘛都要等到毕业?既然都准备好了就要去做。一方面,董卿是怕毕业前会有什么意外地事打破了计划,另一方面,董卿有点私心,她想知道周涛后来的反应,还有她们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第二天到设计室又看到了周涛,董卿却选择背对着她而坐,通过电脑屏幕,惊喜的发现竟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样子。

“就你自己啊”进门后李修平和董卿打了招呼,在后一排的桌子放了手提包。

“老师你坐这”董卿擦了擦身旁的椅子,拉向自己。

“好”李修平一坐下就左倾着身子,有意靠的很近,肩头相抵,“算到哪了?”

终于,董卿闻到了李修平的味道,部分源于她的午饭,此外还有淡淡的....家里的味道,董卿形容不出来,可就是知道这是李修平家里的味道。

看着前面两个人逐渐重叠的背影,周涛保存文件合上电脑,“还有问题吗?你们在这先算吧,我先走了,有问题微信问我啊。”在她们组转了转,嘱咐一声便收拾好东西往外走。

在屏幕里,后面发生的一切都被知晓,趁着身边人翻找资料,在周涛出教室的前一秒,董卿转头目光抓住她的眼角,可她径直走了。暗暗叹了一声,目光落回李修平身上。

往后余生(55、56)

五十五

第二天下午同组一起做毕设,刚上二楼,李修平就从面前经过,下一步便回了头。

董卿才看清她的脸,“老师”一贯的小声。

“来了啊,手册改的怎么样啊”语气立刻温柔的很。

回应了几句后,“你中午没回去啊?”董卿仿佛预知了偶遇,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也知道答案,她是上午三四节有课的。

去设计室的路上,董卿一直跟在后面,也并不是紧紧跟随,李修平回头过一次,其实这样多奇怪,两人交流怎么还能一前一后,甚至还隔这三四米的距离。为什么不等等自己?周涛就不会这样,走在后面的董卿当时就想到的,话说好久没周涛的消息了。


教室很空,李修平落座后,董卿还保持着之前的距离选了座位。

每当董卿靠近问问题,李修平总是先轻声应着,再给答案。有次两人正坐在一起讨论着,其他组员也靠了过来,把她们包围,这样的感觉真好,在她的右手边,离得那么近,但董卿还是丝毫闻不出关于她的味道。

“董卿”

董卿回到座位,刚放下电脑,转身接过李修平递来的鼠标。


橘黄色的日光从走廊的窗户斜射进来,光的前面,李修平打了几个哈欠,她挺累的,还要陪我们耗着,那一刻董卿才有了要关心的念头。那为什么一开始对李修平就不没有产生想保护、会心疼的感觉呢?


“我们组的撒贝宁跑到周涛她们组一起听,还问问题,结果被周涛赶回来了.....”某天晚上朱迅的一句格外入耳,终于听到有关她的,她又怎样怎样,董卿都能想象的到。要请你吃饭吗?还是不要了吧....那礼物呢?要送吗?甚至是信呢?关于毕业前的离别,董卿还有诸多不确定。其实必会少了联系,只图那一刻的感动有意义吗?


五十六

前一晚李修平群里通知明天下午会在学校有问题的可以到设计室。明天是周一,也是周涛组开会的日子,所以第二天早上董卿九点就出现在了设计室门口,刚踏进就闻到浓烈的香水味,她在,匆匆扫了一眼,果然,董卿便坐在窗边,整间教室都可收眼底。


董卿不看周涛,或许也只是偶尔瞥一眼她的背影。

余光里,教室后面的周涛走上前来,路过门口并没有拐出去,而是缓缓的在靠近,“怎么样啊,毕设做到哪里了?”

听到她的声音董卿才抬头正视,左前方,周涛竟然停在一个学生的身边。

不知道是什么让自己停住了脚步,就好像得不到一个目光的允许,就不能靠近,也听不进去那个同学的回答,嗯了一声周涛转身就出了门口。


“亲爱的,复试怎么样啊?”周涛再次回来,直接“穿越人海”来到了董卿身后。

肩膀有了份重量,也有了份温度,座位里的董卿没有起身,仰着头,“挺好的。”

“那就好,好好的啊。”她走了。


中午,下到一楼的董卿听到楼梯上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故意放缓了脚步,果然二楼出现了周涛的身影。

“老师”又仰着头。

“董卿..小董...小董卿”周涛边下楼梯边叫着这样多的称呼,似乎有点慌张,“你这是上哪啊?”

你是不是忘了怎样称呼?并不是那么渴望,并不是想象中再见面的感觉....等着楼梯上的人走下来,那一刻董卿有话说,其实都想说,可并了肩,都不看对方一眼。

真的如同你说的,我们到了朋友的程度了吗?一点都不像。

“去吃饭。老师你下午有课是吧?”

“嗯哪”

“现在....现在才十二点半,是不是有点早?”

“我想早点去教室,休息一会儿。”

董卿竟然心生愧疚,不语。

“你们老师今天来吗?”

你们老师?.....“我们老师下午来。”

“哦你们老师来了有不会的多问问,能进展快点....”

“嗯”

“董卿,再见啊”先迈出学院楼的周涛回头,在阴暗门廊里,给予的眼神朦胧不定。

没有表现出任何,董卿回了句再见,拐向了一个方向。


往后余生(53、54)

五十三

复试时间是29号到31号三天,可是第一天因大雨,部分体检被延到四月一号,之前已经告诉过李修平自己会1号回去的.....痛苦的改签了机票

“好的,我们原定在2号下午一点半在设计教室讲毕设,如果赶不回来,周四下午我再给你讲一下”李修平回应道。

“如果没有变动,我二号上午就可以到学校了”“多谢老师”加了一个拥抱的小表情,可能习惯了。

“不客气,祝你复试顺利{愉快}”

董卿终于得到了这句话。

31号面试结束后,董卿总算是安心了。晚间打电话给同组的同学问他们进行哪一步了,却被告知毕设还没开始,他们仍在改实习的材料。

“老师说等你回来一起...前几天她拿你的实习手册给我们参考,一直夸你,说这写的哪好了那又怎么符合要求了,结果实习日志我就照你抄,她又给我挑出一堆毛病,说不行得重写....”电话里的康辉抱怨着,“我都写了两遍了!”

“哈哈哈哈分人啊!....”这头,董卿控制住的开心。原来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时间里,她会如此慷慨大方的表扬自己,当面的话,李修平却往往是缄默的。

1号上午就体检完了,中午董卿独自去逛了中山街,还在学校的时候,她就想带份礼物回去给周涛。沿着街,她还去了明媚的海边....

五十四

“嗯,董卿...”设计室里,见到回来的人,李修平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欧对,董卿啊,你的实习手册在我抽屉里,你去拿过来吧。”

去往教研室的路上,董卿还抱有些幻想,可推看门,屋里没有周涛。

果然毕设还没开始,仍在整实习的东西,同组的人围着李修平等检查,董卿则在最外层靠坐在桌角,盯着窗前被风翻起的书页走了神。

“哎李老师,你们组的人都齐了哈”主任一往油腔滑调的语气,“李老师组就一个女生啊,那个....”叫不出坐在桌子上人的名字。

董卿连忙跳下来,规矩的站着刚想开口。

“董卿。”李修平笑着抢先回答,“我们组的唯一一朵金花!”同组人让开了一道光,董卿成了焦点,也有了笑容。

“对对对,董卿,研究生了吧?考哪个大学了啊?”

“没没没,刚复试回来,K校。”

“考的什么专业啊?那个学校前身叫什么啊?”

热心好事的同学直接百度递给了主任,“挺好的,学校不错,第一志愿吗?”

“不是,调剂的。”李修平又抢先一步。

她怎么总替我回答?董卿收回目光看向主任说,“第一志愿”。

“啊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没问题。”李修平附和着,目光又落回手中的手册。

后来李修平讲了各种材料怎么填写,毕设怎么开始,最后面的董卿终于开始觉得累,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今天也是四点钟起的床,早上九点半落地e市,又转乘大巴回学校,一路折腾。

“行了,今天就到这,实习手册没完的抓紧时间啊,其他的人可以开始做毕设了”

眼前的人散开,董卿一下子暴露在她的眼底,因疲惫而紧蹙的眉心也未来得及舒展。

“董卿,还有事吗?”李修平放躺手中的钢笔,目光温和。

很自然的被吸引过去,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董卿问了些手册上被画出来的错误,有些地方甚至已被李修平用铅笔改过。

“哦这个地方啊,是这个样子的.....”身子前倾,李修平表现得很关心,也很耐心,同学们陆续和她说再见,回句好又投入到与董卿的对话中,设计室变得空荡只有她们的声响。

“这段时间就是想让你们把心静下来好好整毕设,不然这三个月你们要干什么,其实都不难,就这本书”李修平举起手边的课本,“读进去,就像你日后读研究生....”

李修平讲了了好多,关于研究生,关于以后,会直呼董卿的名字几次,被她叫的感觉是有点陌生的....

当意识到自己正目不转睛看着李修平的眼睛,那么近,聊的那么自然,心跳竟也是那么乏味,董卿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作了祟,让她,让她们这样改变。

可能靠近和远离都会人改变。

李修平眼神中流露出让人不能承受的、令人心悸的信任感,那眸子里幽静的一潭柔水融了董卿所有伪装,变得柔弱。

“因为我闺女是女孩,所以我不喜欢男生,我喜欢小女孩...”也不知道为什么来这样的一句,李修平忽起怜惜之意。

董卿明白,她的意思就是很乐意自己问她问题,选她没错,由心的感激,虽疲累至极,虽挺排斥毕设的,却有一股冲儿在攒动,她一定会好好做!

往后余生(51、52)



五十一

“怎么样啊卿?有把握吗?”

走廊拐角光线很暗,董卿一直挂着的笑却明朗,摇了摇头。

“没事老师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你不联系了个内面的老师吗?觉得怎么样?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身后传来脚步声,脱了外套的李修平经过两人谈话的地方,同周涛笑了笑拐进厕所。

“女的啊,那挺好的....你去d市前跟她提前联系联系看能不能先见个面,带点特产过去......”注意到董卿目光移了方向,周涛回头。

李修平又是点头微笑,一句话不说,也没正眼看董卿。

“调剂的事先别想了,把复试准备好....”这双眼睛特别吸引着周涛,口中说着一套套符合逻辑的话,眼睛里所传达的却是无法掌控的暗流。


董卿领会得到,陷在周涛的眼眸里也无法自拔,回馈的是坚定,是热情,也不再离开。

“涛开会了啊”李修平再次经过,套上了大衣往楼上走。

“嗯好好!”一只手轻轻的靠在董卿的胳膊上,“卿,好好的啊!”就匆忙的回教研室。

看背影消失,仅仅两秒,却像是电影中被无限放慢的镜头,仿佛也有苦情的背景音乐响起,憋在董卿心里的那句“我们都要好好的”应该只有观众能听到。


回到寝室的董卿总觉得能嗅到周涛的香水味,其实她并不喜欢这种甜腻的味道,但是这是关于一个人的,性感,甜腻,妩媚,上瘾又着迷。


五十二

假期查课表时就找过李修平的,董卿到了三号楼直接去了教室坐在最后一排等她来,这个场景多少会引起幻想。某一天,已经毕业的人重回到这里,在来自于讲台的惊喜讶异的目光里,仿佛定格着过去。


“过来了啊”接过递来的本子李修平低头翻看。

在你的眼底,如此近距离,眼神忘了顾忌,你的眉宇才得以清晰。董卿仔细看了她的眉毛,很拘谨,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来形容,她的嘴巴,玫红色。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若要用两个词来形容李修平,董卿都会立马想到温柔和舒服,反之也一样,这两个词好像就是李修平的。


回去的路上,吐出一口浊气立刻被风雪打散。前天晚上,想过周涛,她的关心是否只源于偶然的想起或因人提及,那些热情好像也没走过心,不然怎么会一问再问,甚至记错了自己曾给过的答案。她报的是K校啊...此时暴露在无情的凌冽中,董卿又甚是清醒:她有家人朋友亲戚同事,还有一大群和自己同等身份的学生,所以凭什么,自己要在她心里占据,我哪还有要求.....我挺满足的,嗯,挺满足。


下午就给d市那面的老师打了电话,老师说可以先见一面,而且听语气,董卿觉得自己很有希望。很幸福,满满的要溢出来了,好像真是那句话,如果你真心想去做一件事,感觉全世界都在帮你。董卿很幸运,可幸运从来都是有所付出。

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周涛,对方说看来希望很大。

“我现在特别想跳到你面前,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过不高兴太早,沉住气。”

“嗯哪,hold住,一定顺利坚持到最后”

董卿随手连点了三个拥抱的小表情发过去,周涛却回了四个。

“不许比我多一个”董卿又发去五个拥抱,听话的周涛回了五个愉快的小表情。


明天就要去d市了,她会给我发消息吧,注意安全什么的,不过周涛没有。复试前一天她会发消息吧,加油什么的,周涛应该不会。想到她又是毕设又是上课的,不会记得自己。其实无论怎样,在董卿这都还好。


往后余生(49、50)

四十九

窗外,暮色渐浓。这既不是白昼也不是夜晚,天空挂着一轮淡淡的月亮,仿佛是死人屋里一盏忘了熄灭的灯。


刷朋友圈时,周涛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李梓萌的动态下面。她不仅点赞还评论了。她俩关系挺好吗?可明明课设那次周涛对她就挺生气的啊,甚至置之不理,看不出什么别的感情啊?不过评论周涛好看的也是她,也许这就是有来有往吧,自己又有没给周涛评论过。再说翻周涛朋友圈时就发现李梓萌很早之前就和她是好友了,私下里聊些过什么也在所难免吧。


没有安全感所以玻璃心,如果说依赖是最没有安全感的一件事了,那占有欲所产生的患得患失亦是如此,董卿的玻璃心一次比一次碎,突然又想把头像换成纯黑色,把朋友圈设置成不可见....可折腾了好久,算了,不动声色。一件小事,可是真的痛死了。


晚间书中的一句话瞬间击溃董卿,“唯一觉得遗憾的,我那时年幼,无力保护自己心爱的东西。”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其实之前也有个类似的事情,周涛给李梓萌评论,在鼓励在关心,那时董卿只是会无奈地一笑,虽然也会痛。可如今痛到流泪,自己是否愈发脆弱了?


三月中旬董卿就回学校了,一方面整理上交实习的书面材料,再准备复试需要的资料去d市。发过很多次消息问李修平实习日志的事,对于其每次都很耐心的解答,董卿真怕自己把她问烦了。


对于眼前人,并非是你对生活的妥协,因为你的的确确为她心动过,也不亚于之前的任何一个,可就是觉得最初喜欢的人总是最远的,距离间充满了礼貌、客气,是没一句废话。


下午又跟李修平语音,很平常的一次通话,只是接通的那一霎那会心慌,话筒里的温柔依旧一下子让董卿心安。两人约了明天教研室见面,提前交实习的材料。被刻意约在明天,是因为董卿想见周涛,周三学院例行开会。


五十

在学院楼的玻璃门前又照了照,董卿才踏实的上了二楼的教研室,结果满眼的热情落在房间里仅一名的男老师身上,“老师,我交实习手册给李老师。”连她自己都听的出满满的沮丧,再瞥一眼周涛的办公桌,没有温度。


刚出楼近百米,手机震动。

“看到了,但是实习报告的格式不对啊?”

还没细看接下来李修平的几条消息,董卿就飞奔回去,一抹得意的坏笑在玻璃门前闪过。

刚到二楼拐角,手机屏幕再次亮起,周涛两个字无限放大,董卿没理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教研室门口。

“老师”董卿敲了敲门,努力平稳呼吸。

最里面的李修平正对着门口站着,一抬眼便先看到了门口的人。随后坐在椅子上的周涛才转过身子回头,董卿看到了那眸子里的光,“老师...”这一声是给周涛的。

“刚发消息给你呢,听李老师提到你.....”周涛手里握着手机。


见到你真好。很普通的五个字只有走了心的人才明白其间深意。

默念着,董卿经过她身后,伸手有意落在她的椅背,可还未触及,周涛的手已先抚上了她的小臂。许久未见。


“你这个报告的格式不对,看这个.....”李修平又低下头翻着手中的资料。

没能停住脚步,周涛也示意她先解决手册的事情,董卿径直走向李修平。

两人埋头看手册时,周涛的目光一直落在董卿身上。

“给你看看上一届的论文.....”李修平说着走向另一边的档案柜。

周涛趁机站了起来,走向留在原地的董卿,“亲爱的,你那边有消息的吗?J校是吧?”双手搭在了董卿的胳膊上。

原本一声亲爱的如此暖心得意,可是,董卿没说自己考的其实不是J校,当初报考学校可是和你商量过的,你忘了?

“复试时间还没通知....等会再说啊”董卿拍了拍她的手臂,李修平正叫自己过去。余光里,周涛落座后随意拿起桌上的书,随意翻开一页,董卿暗地里开心,虽然只看到后背,但她知道其实那个人是在装样子。

“那老师我改完明天给你行吗”

“可以,我明天上午三号楼有课,你去三号楼就行”

“好嘞”

李修平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董卿谨慎的跟着,停却在了周涛后面,上前一步,靠在了她的左手边“老师...”实属小绵羊一只。

周涛抬眼,是宠溺,左手顺势搂在了她的腰间,扣上书起身,“走,我们出去说。”一前一后,手上滑抚到董卿的后背,隔着长发隔着衣衫,一份微妙的重量倚靠在掌心。

是董卿故意在轻轻的后仰,与这只手更近更紧,周涛我真的很想依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