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藏在风后面(十~完)

(十)
最深的痛苦是流不出泪水,死一样的平静。
被甩开的的手无力且多余,董卿软在了地板上,涣散的眼眸里是无尽的黑色空洞,光的暖意里是那般固执的冰霜。
地下车库,周涛躲进了车里,这副样子她不知能去哪,趴在了方向盘上,吧嗒吧嗒,泪不再贴着脸颊。一向理智的她还能思考。
这次是谁闹的太过了,当提到朱迅时卿卿没丝毫闪躲的眼神,她便明了,醉酒时呢喃的“周涛”她也听到,是最近自己太忙忽略了某些问题?她两人的谈话确实不应该把朱迅扯进来,只是昨晚确实把自己惊到了,她很难过,只是有口气难以咽下,不吐不快,只是……只是什么?
一个词突现脑海。
周涛明朗,在泪花里笑了。
这般现象实属爱里最普通的不是吗?没错!她爱她!这是爱!得知这份爱如此明确,周涛幸福不已。
她爱她,这简直太美好了。
周涛才明白原来内心如此渴望这份爱。
可无疑,刚才又让伤了卿卿,很深。
周涛揣着满满的自责愧疚往回赶。

(十一)
家门外,周涛包里的手机响了。
“……你在哪?”电话里,声音来的有些迟疑。
周涛哽咽,挂了电话,冲进了家门,只见客厅里卿卿手握电话正对着门口,是惊愕。
“卿卿!对不起!我爱你!”周涛扑了上去,这次换成了董卿的肩膀承担这份眼泪,“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昨晚我刚回来却看到朱迅在照顾你,我………卿卿,我……我是真的爱你,对不起。 ”
“吃醋?”董卿缓缓开口。
没错,在车上周涛想到的就是这个词,听到卿卿这么说,她很骄傲。
“嗯。”一个羞涩的长音。
周涛发觉后背环上了温暖的力量,渐紧。
“你知道吗?”董卿在耳边低语,“刚才给你打电话想问你爱不爱我,我想说我们别再折磨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应该也闹够了,我想说我们分……”
“别再说了!”那嘶哑的声音周涛越听越心疼,“卿卿,我爱你!”
“让我说,”董卿轻吻她的后颈,“我听到门外熟悉的手机铃声,我不敢想那是你,电话突然接通,望着门,准备好的话竟都卡在了嗓子里,一个字也倒不出来,酸酸的。当你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就像……就像一阵风,万分美好,想哭但却不敢打扰。周涛,你能明白吗?……我现在能哭吗?”
“卿卿……”
“周涛,我爱你。”
轻咬吸吮,周涛颈后是痒痒的甜蜜,渐渐入耳小声的抽泣。
“风来了,我们不怀疑了。卿卿,我也爱你。”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