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藏在风后面(五、六)

(五)
“涛姐,王总说下周还有个项目,让你回去休息准备一下,这面也差不多了,后续工作就交给下面了,辛苦了,涛姐。”
下午六点半周涛匆匆赶到机场,可以早点回家完全冲淡了连续几日的劳累,她不想给卿卿打电话,只想瞬间站在她面前,在其惊愕的目光里送上紧紧的温暖的拥抱。
天已经漆黑了,望着那依然亮着的窗户,周涛的笑有了温度,那是她们的家。轻轻翻出钥匙,屋里柔和的灯光一点点由窄变宽照亮了周涛脸上的窃喜还有那一丝掩盖不了的疲惫。在熟悉的气息里没有发现卿卿的身影,悄悄的放稳行李箱就在弯腰准备换鞋时,地上是两双凌乱的高跟鞋,扎眼的是内双淡粉色的,她确定那不是卿卿的。
“董卿,我朱迅!”
周涛一怔,这声音里夹杂的是急促的喘息。寻着声音没了思考,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走到卧室门口。明亮的水晶灯下,浓浓的酒气中,床上一片混乱,周涛在门口站住了,不知该如何反应,是在她惊慌的眼眸里,卿卿和别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床上两人在纠缠,周涛靠着卧室的门,她看着卿卿的吻紧贴着皮肤游走,看着卿卿的双手伸进上衣肆意的玩弄,看着卿卿的呼吸带动曼妙的曲线上下浮动,她慢慢夹紧了双腿,双手死死的抓着门板。
(六)
直到朱迅突然起身,周涛才将目光从董卿身上收回,盯着朱迅,瞬间又面无表情。两人对视着,空气停滞了。脸上羞愧的红晕燃烧的厉害,朱迅只想赶快离开这儿。
“涛姐,内个……卿儿今天喝了点酒,我就送她回来了……”
“……”
“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你早点休息……涛姐,再见!”低头冲了出去,随后“砰”的关门声。那一声将周涛拉回,望着床上孤单单的人,她呆了许久。
生疏的迈开步,轻搂起董卿让她舒服平躺着,抖了抖褶皱的薄被盖在她身上,洗净了地上的毛巾,擦着那人满脸的泪痕,小心翼翼。
浓浓的酒气还在环绕着,周涛依旧没有表情,刚才的光影在脑袋里反复着,而眼前的卿卿竟出奇的安静了。
昏暗里周涛出了卧室,躺在了书房的小床上。
十二点半,手机震动。
朱迅 : 涛姐,今晚我和卿儿吃饭,她可能心情不好就多喝了,才错把我当成了你,对不起。你俩儿好好的。
周涛删了信息。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