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藏在风后面(一~三)

(一)
深夜十二点半没开灯客厅里,董卿一个人蜷在沙发发呆,难道经过那么多痛苦那么多眼泪洗礼的爱情一时还无法接受生活的平淡?可这是她们一直渴望的生活啊!
外地的周涛刚刚回到酒店,镜子前,指尖划过眼角,皱纹浅浅。客气的微笑似乎都僵在了脸上,草草卸了妆,疲惫不堪倒在床上,关了床头灯。
同样的黑暗里,董卿捧着没有一点动静的手机,泪在打转,在她孤独的时候周涛没在身边。
(二)
“喂~”董卿睡眼朦胧接了电话。
“不是吧?还没醒?”
揉了揉眼睛,七点半,“今天休息。”
“羡慕你啊,我四点半就起来了。你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吃个早饭!快!”老干部温柔的命令口气。
“好好好,这就起来~”含糊中带有轻轻的鼻音,如同撒娇。
“我明天下午就回去了,白白净净的在家等我哈!”
“流氓~”
电话内头有人在喊涛姐,“卿卿,不说了啊,我要去忙了,听话乖,吃早饭哈!”
“知道了知道了,忙去吧。”
……
望了望窗外,阳光很足了。恍惚中的一次通话,仿佛周涛就在自己身边唠叨着。此时清醒不少,原来房间里这么安静。将手机丢回沙发上,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起身走向了卧室。
再睁眼已中午十一点了,董卿在床上翻了个身赖着,这一觉醒来身子倒轻松了不少。想想昨晚的自己,突然发觉屋里空气沉闷的很,下了床推开窗,一股新鲜涌了进来,风的温暖里董卿闭上了眼睛,可能一周工作下来自己太累了,多想了。。
太过安静的家总会让她多想,满满的书架上又抽出她的最爱,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读着读着董卿出了神。
(三)
“喂,十七。”
“啥事儿啊,卿儿。”
“晚上出来吃饭,我请你。”
“呦呦呦,涛姐不在家,你一个人就呆不下去是吧?”
“.......到底出不出来?”
“有人请干嘛不去,七点来接我。”
朱迅说的没错,她一个人呆不下去,她需要找个人聊天,她心里难受。
火锅热气腾腾,气氛却很冷。机敏的朱迅发觉董卿情绪不对劲,在车上时她就心不在焉。
“咋了,想涛姐了?”朱迅有意打趣。
董卿没有抬头,将碗里的青菜一点点送进嘴里,默不作声的嚼着。
“董卿?”
依然没有反应,只是她不嚼了,也没咽下去。
“睡着了?”朱迅试探着,“今天可是你请客啊!别赖账啊!”说完故意大声的吧唧着嘴里的羊肉。
董卿下咽抬头,那一瞬间不是笑,只是单纯的嘴角上扬,雾气中,她眼眶里的晶莹还是被看到。
“卿儿……”
董卿憋了好久,她想把她的难受都说出来,可是她不好开口。
“那看来我想赖账得喝醉喽!”便叫来了几瓶啤酒。
“喝什么酒啊!我请我请行了吧,胃本来就不好,喝坏了我怎么交代!”
“回去你开车。”董卿没有看朱迅,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朱迅知道她难受,也知道她的性子,几次劝阻都没用后看着她眉头紧锁喝光了一瓶又一瓶。好长一段时间里,董卿一声不吭的喝着,朱迅也没再开口。
“你和志哥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还觉得很幸福吗?”微醉的董卿突然打破了沉默。
“……卿儿,是和涛姐吗?别喝了,和我说说。”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
要结账时,服务员说已经结过了。朱迅对着怀里的董卿抱怨:
“这饭吃的可太难受了,说是请我吃饭,结果是当你的司机和保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