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杰》

在听《the scent of love》,随着旋律席卷而来的是读铭谨时所有的感受。

你是计算机学院的老师,教我们基础课,那年我大一下学期。我在计算机方面算个白痴,没一点兴趣,而讲台上的你自信从容,所有内容都熟烂于心,顿时感觉你好厉害,仔细看下课表,你是副教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课成了我最为期待的,听不懂不再熬人,能静静地看着你便是份享受,为此我总坐在前排。也许是我这张大脸一直仰着,从不低头翻书,一百多号人的教室里轻易就你被注意到,所以时常对视,两节课结束我也心满意足。一周四节课确实太少了,而且在你这儿时间总是很吝啬,又或是被偷走,上下课只在眨眼间。有次下课和同学聊着什么,我笑的很灿烂,你就刚好出现在转角迎面走来,一直看着我,我的笑容没有凝掉,单单和你相视着,你眼神平静是我读不懂的表情。以前有个人说我笑起来很好看,不知道那时我的笑容有没有印在你的脑海里。

这门课还需上机,记得第一节上机课,一间机房数十台机器,我找个靠近门的机器就坐下了,你一进来就看了我好几眼,但一句话没说走开了。后来我才知道我面前的是台服务器,仔细一看还真和别的机器不太一样,而且机器下方贴了张字条,上面明明白白的三个字:服务器,现在想想多少还是有点尴尬……一开始只要遇到不会的操作就立马举手,你会走过来俯下身子亲自演示,你的声音很好听,尤其离你很近的时候。渐渐发现自己问的问题都好白痴,你一句话就可以解释,所以后来我再也没举过手,也是因为我不知从哪问起,是完全看不懂了……但最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我发觉自己对你的感觉是无法言语的,我变得拘谨,开始小心翼翼。

十七周过得很快,你结课了。紧接着我盼望期末考。果真,那天你站在机房的门口,莫名的心慌紧张在看见你的那一刹散入在深深的嘴窝里,那么的自然。有同学和你打招呼,你点头满脸笑容,而我就低眼从你面前走了进去。放书包转身时还是忍不住瞟了你一眼,你在看我。考试期间,没再看过你一眼,还提前交卷出了考场。真不理解当时怎么想的……一踏出内个门心就沉了,浅浅的心痛。那次的考条我还夹在日记本里,因为上面有你的名字。没关系,幸好还能遇见。之前选课时我惊喜的发现大二上学期要学一门新课叫VB,还是你教。

新学期我总是充满希望的过每一天,我明白自己在期盼着什么。说也奇怪,心里对你越渴望,表面越用冷漠佯装,这学期除了一次为录视频坐在前排,其余时间总坐在大教室靠后几排,远远的距离也不敢坦然的望着你,碰巧的眼神相遇又匆忙躲开。说到视频,那天我录了三段你讲课的视频存在电脑里,到目前为止我就看过两遍,我害怕看到你的样子,尤其害怕听到你的声音,我放不下。

彼时曾相与,不问天有涯。我想珍惜,我知道100多天过得很快很快,可我什么都做不了,又是这样的无力。多希望时间能停在一六年十一月四日的那一天,记得那天窗外的阳光很好,我随手就发了个微博:想一直安静的看着你,就像此时此刻,好爱你 ​。请原谅我用“爱”字,是轻易却也由心,那一刻,我真的好爱你。当天下午上课途中,竟碰巧看到你从楼梯口匆匆往右走,大概是有课吧,而我在最左侧的教室上课,这是第一次在课后碰到你。第二次是在某天中午,身旁的同学A然停了话题:“唉?老师!”我抬眼,清晰的见你目光从一旁落到我身上,又是那一抹温柔的笑容,怦然心动,我笑意更深。是不是我总和A一起上课,一看到她你就会想到我,所以你才会下意识的投来目光,并且目光留在我身上的时间更长,而不是离你最近、主动和你打招呼的A。我不管,到现在我还一直是这么想的。真正的偶遇,你看到我,我也看到你,并且都有笑容相映,它是你给予我最好的回忆,每每想起都满心欢喜,如今一经过那里,还是会向过往的人群里看上两眼。

有次上机模拟考,我去厕所回来刚进机房,就看到你的背影,只有你背对着我,我才能光明磊落的贪婪这份温情 。从你身边低头走过,没走几步突然听到那般穿透灵魂的声音,真的,一点也不为过。

“考试系统打开了吗?”

我连忙转身,你眸子里是我,柔情满满。上天究竟是多么宠爱你,竟赐给你如此笑容,嘴角里好似融了六月和煦的微风 。

“打开了。”我再次转过身,已克制不住的幸福似乎麻弊了我的脑路,完全忘记了我是怎么回到座位上的,那节课是怎么度过的。晚上十一点多钟发了个朋友圈:今天女神主动和我说话了!!!对外我说你是我女神,可是在我心里你又怎能仅仅如此。秋季运动会的开幕式,跑道上扬起了计算机学院的大旗,高高的观众台上,我一眼就发现方队里的你,扎着马尾,一如少年。观众台正下方是沙坑,巧的是参加跳远的教师里还有你,在我的眼底在我的镜头里,随后你在裁判那看完成绩,又拉着另个老师跑到游戏区看两人三足比赛,可真像个孩子。
眼为情苗,心为欲种。无意外的每周两次见你已满足不了对你的向往,我开始幻想,日日黄粱。例如像上次在人潮中一眼看见,用笑表明眷恋,或在某个拐角来一次柔软的碰撞,扑面而来你的怀香,甚至我们已经在一起,我陪你沐浴清晨的光,牵着手看夕阳,搂着你享受江边风的清凉,我着迷于你眼里璀璨的灯光,炙热的双唇在你额头轻吻……我沉迷于脑洞。美好的总是短暂的,期末考来了。考前我每晚都泡在机房里刷题,虽然成绩也证明不了什么。那天不是你监考。下学期也没你的课了。至此我的生活陷入了迷茫,再找不出支撑、引导我的光亮,还好很快就寒假了。那个寒假极其平常,一天查到成绩,81分,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分数,短暂的满足后是更深的寂寞,以后的日子和你没半点关联了……

但近两个月的假期还是足够长,突然意识到我们至少还在一个学校啊!

相思始觉海非深,海并不深,怀念一个人比海还要深。原来是这样滋味。

为那小小的机率而偏执
下一秒或许能遇见你
在这最好的阳光下  
最短的走廊里  ​

我经常从计算机学院楼里穿过,你的办公室在五楼;我知道你的课一般都在大教室上,路过时习惯向里面张望;我一下课就匆匆往校门口赶,接送教师的校车停在那里……好吧,不得不服气,结果是整整一学期都没遇见过你,真是神奇,一离开,就如同彻底消失。那个暑假犒干了我的残存的执念,劝诫自己:算了算了,都陪我一年了,要啥自行车!可夜深人往往是脆弱的,在月洒下的凄凉里,怎样的情生意动都无法隐藏,灯下的我疯狂在日记里写你,美妙的睡意也没能驱赶既往的回忆。终于有一夜你悄然临梦,一路上从未回眸,在你身后的我看你远远的走,不敢挽留牵手。

原来没你的日子也可以过得这么快,进入大三,生活里突现各种路口,不善选择的我变得忙碌,好像把你忘了,默认你为背离的路人,当时的我也只不过多看了你一眼而已。但我更是忘了,老天就是有爱捉弄人的小任性。

我们又碰面了。

走廊里,我和A停在一边查看群里新发的通知。“哎!你看!”A拍我肩膀,我下意识的回头,你就奇迹般的从我身后走来。你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微微怔住,看来你还记得我这张脸。脑海里的你闪现,与眼里的你重叠,一切还是那样熟悉且美好,如同昨日刚刚见过。可恨的是关键时候我就是这么不争气,看你一眼就立马转过头,接着你从我身边默默走过。你从视线里消失的那一刻,我的心情瞬间很糟糕。那是个多好的机会啊!我应该和你打招呼的呀!单单微笑也好啊!可是,我能想到当时我的表情有多冷漠,漫不经心的转头,身前身后完全分裂成两个世界。当时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不咋地?毕竟教过我,我却当做没看见。你会不会失落?失落也许谈不上……心凉?……也不对,反正就是这次遇见有没有使你内心一丝波动?我还是挺在乎的。没错,我还想要自行车……一点不夸张,那天我真的想哭,越想越难受,到现在仍是个心结。心心念念的遇见结果竟是这样,还不如不见。但不管怎样,紧锁的欲望被唤醒,喷涌的更加凶猛,我要再一次的相见,一定要。我不甘心。我得告诉你,我还记着你,甚至对你的感情如此炽热浓烈,足够燃一辈子!
……
我会说出口?
……
当然不会。
只不过再次遇到会微笑就好。

老天也很配合,开始拿我取笑。同样的周一上午第二节下课,我又经过那里,总感觉你在身后的人流中,边走边不时回头。快到拐角处我回头想确认最后一眼,可就当我转过头的刹那,一个身影从我身旁闪过,“呦!你看!”走在前面的A又说了句熟悉的话,一句听到竟会害怕的话,难道我又错过你了?那一秒多希望不是你。心痛的是等我看清,清清楚楚就是你的背影,可我还是问了句:“谁啊?”A说了你的名字,不知道不远处的你是否听到。唉……真想骂娘……如果我没回头,我们一定会看见彼此,我一定会有机会弥补遗憾,说不一定也会在那个拐角停顿,甚至撞个满怀……可现在连你的脸都没看到。我很纳闷,为什么每次都是A先看的你?明明是我做梦都想要的,别人却可以轻易得到。不用说,这又是一次不小的中伤。我立刻发了个朋友圈寄托悲伤:以后走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一会下面就有多人评论,什么走路小心啊,什么注意安全啊,什么摔跤了啊……我索性又删了这条朋友圈,他们不懂,我只是为了不错过你。

我照做了,然后,再也没真正偶遇到过你 。

接下来只是可怜的设计……

一次查课表,偶然发现某个专业正学VB,后面竟是你的名字。对哈!查每个专业的课表不就知道你在哪上课了嘛!才想到,真蠢!虽然那几节课我也正巧有课,不过可以逃课,或者下课时赶到那个教室附近假装路过。对!我还可以去蹭课,如同你还教我一样。我会早早的坐在教室的某个角落等你来,我可以一直埋首,你写板书的时候再偷偷抬头,算了,不搞笑了,我怎能忍心只听你的声音,既然能去教室,我肯定会全程支着脑袋看着你。你说,当看到这样一张略微熟悉的大脸你会不会很意外?……我的天,完美!

那天我逃课了,可赶到时你已经开始开讲了,这样贸然进去太扎眼,我就在墙外等着。又酥在你的声音里,幸福中却有一丝小难受,打开了录音,整整四十分钟二十八秒,期间我偶尔在后门窥看着讲台上的你。下课铃声一响,我竟像做贼似的下意识的逃离那里,走了几步……干嘛呀?!我是来见你的啊!走廊里瞬间挤满了人,砰砰跳的心得以平稳些,可是这样不行,你看不到我怎么办!我逆着人群往回走,得在教室附近等你,依然寻不到你的身影,走廊里只见我像个找不到路的傻子似的踱来踱去。学生渐渐从各个楼梯口散去,我又暴露在紧张的空气里,我假装玩手机朝那个教室走,抬眼侦查时,你竟突然走到我斜前方三米处,完蛋不好!这走廊怎么这么宽,我完全不在你的视线里!你一定没看到我……出师不利,妆白化了。走路别玩手机是对的。

我抗打击能力已提高不少了……没事,还有下次。

一周后,同样是星期一,我出现在了走廊的这头,而你就在走廊那头上课。总结上次经验,你晚些才会出教室,我准备铃声过后再开始表演,切莫心急,切莫玩手机。走到头又折返,走得要多慢就有多慢,走廊里人很少了,心想你肯定在身后了。时不时还左顾右盼,你会不会通过侧脸认出我,余光里后面的身影有点远,我就拐进了厕所,等你走近些再出来,以为那时我再刻意回头,差不多就能打个照面。可当我差半步迈出门口的那一刹那,你就正正好好的出现在我视线里,那么突然,突然到我一眼认出是你,却没回过神看仔细,模糊中,你挂着笑容,熟悉到心无由来的痛。我紧跟在后面,离你好近,你左手提着包,右手拿着水杯,右手中指上还是那枚镶玉的戒指,一抹优雅圆润的绿。我加快脚步,在你的左侧和你一同跨进连廊的那扇门,也许你发觉有个人离你很近,你反射性看一眼,但我相信你根本没看清这个人的模样就匆匆回了头,那速度之快来不及对视,我偷偷的将身旁人的模样收入眼底,眼里的你在闪烁,那一刻我多想叫一声老师,就卡在嗓子,可是我还是怕,怕看到你眼里的迟疑,大学里任课老师和学生本就不会有多余交集,再说你也不教我很长时间了,突然热情的打招呼未免有点奇怪,更何况我们还不是一个学院的,总之两秒内各种想法突现且反复之迅速,来不及理清不自觉脚步加快竟走到你前面。连廊里除了我们还有一个男生,但是我想这次你一定注意到我了吧。到了拐角转弯时,我故意放慢步速露出侧脸想让你看到。再回头时你已不见,你应该回办公室了,校车是五点准时出发,那时已经过三分了,看来之前在校门口的路过是在白白浪费时间……

后来才发现自己一直渴望遇见,然而却根本就都没准备好去遇见。不能总想让你看到自己,再说单单一个背影你又如何能认出是我,但我不一样,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情况我都可以一眼认出你,甚至不用看仔细,这无关发型、着装,就因为这一点,我便知道我只能跟在你身后。要牢记,否则一次次设计的偶遇只会给悔恨再添鲜血淋漓的一笔。之后就没想过去蹭你的课,那段时间碰面太频繁了,即使你未曾发觉,若再冒冒失失和你出现在同个教室显得太过刻意,我的心思就昭然若揭了……可是这样又有何不可?对啊!让你明白有何不可!但我还是没那么做。我知道得从你的背影得到满足,但同时也知道自己的感情已穷途末路,所以我退缩了,除了那两次我没再去看过你,也不准备去了,白白给那条走廊添堵。毕竟再见几次也不会更改任何,反而让我需要更多时间去看淡你的存在,何苦呢……

在别人眼里,关于你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也可以没有“好像”,因为也许连你都视为平常,甚至就算你通篇读下来也不会往自己身上想,它只是别人的故事,只是一厢情愿的陈词滥调。可对于我,这近两年的分分秒秒都因你被无限拉长,注入的情绪又浓又杂,耗尽半生;又好似大梦一场,睁眼依旧是昨日的冷风独语,透彻寂寞。若爱因懦弱没结果不配慨叹,不是吗?

嗯,就到这吧。

山岗上正升起那轮静静地满月,在这里不得不和你好好告别:老师,再见了。

喜欢刘瑜《送你一颗子弹》中的一段话:

在一定程度上,文字不是我记录生活的方式,而是我体验生活的方式,因为是书写的过程拉近了我和被书写对象的距离,使最微小的事物都呈现出五官和表情。多年的书写,使“回忆”对我来说变得可能:重读以前的文字,发现自己原来还读过这本书,还认识那个人,还有过这样奇怪的想法……沉没的世界重新浮现,我像捡到满大街的钱包一样捡回无数个过去的自己。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