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L

楼道里,你穿着那件毛绒绒的大衣,只挎着一个单肩包。

光线这样暗,憔悴却明显,长发乱了,红肿的眼睛。

“老师!”我惊讶不已,h市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间,这个样子。

你一句话没说扑到了我怀里,开始颤抖。

自然,我被吓到了,环上你的背做安抚。

你终于哭出声,我就抱着。

当然,我说不出话。刚才的你,慌张怯懦、无助疲惫以及那掩盖不下的伤心难过,充斥着我的眼睛。怀里的你似乎还带来了h市干冷的风,过去的四年里不论冬夏的刮着,熟悉的很,现在,透过浴衣它刺进了我的肉里,心一阵紧缩。
你平复下来,与我那火热的身子拉开距离,你是不是觉得距离太近,难以直视?

客厅的沙发旁,递送面巾纸后跟着低了头,当面安慰人一直都是我的弱项。

“老师,你要不然先去泡个澡吧,这一路怪累的。”

“嗯。”你还是没抬眼。

我找出干净的浴巾和一套新睡衣放在卫生间,就随手带上门回到客厅。

浴室里传来水声,真好。

书一打开就成了拥抱的姿势,这是我喜欢读书的一个原因,尤其在一些特殊时候,身边没有旁人。拥抱是有力量的,无论双臂紧紧环住的身躯是被需要的还是被关心,它都是被温暖的。

L,我不要这种拥抱!我不是跟你说过要好好照顾自己吗?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光明正大的不理睬我的话......

“老师你出来了啊,我猜你还没吃饭吧,刚好我也没吃,一起吧!”从微波炉里拿出饭菜,“不过你只能先垫垫肚子了,平常我一个人就瞎凑合了。明天,明天亲手给你做好吃的。”

“喏,温度刚好,不烫。”将一杯水推到你面前,这时我们俩才有了第二次对视。

L,你知道那一刻不施粉黛的你在我看来有多令人着迷吗?睫毛浅浅,褐色眼眸的中心却浸入了太浓的夜色,有星光闪烁,对,我好像能看见。又何止,我也只是单单看着你的眼睛里而已。

其实我吃过晚饭了,我怕你不肯吃,或者在一旁看你吃也怪尴尬,当然我更不想留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饭桌旁,我知道那种感觉,不好受,现在的你需要人陪。

饭后,我把你撵回客厅休息,我马上来。

收拾好厨房后见你立在窗前,背影,提到背影,总是要搭配些消瘦单薄孤独凄凉之类的形容词,是俗,但是很真,我好心疼。

我靠了上去,站在你身旁,同你一样双手搭在护栏上。
“怎么样 夜景还不错吧,当时租房子的时候窗外的景色就特别吸引我,那个叔叔说晚上更漂亮,果真不错。那边是个体育场,他们跟我说周杰伦还在那里开过演唱会呢,它旁边那个广场很......”

“Y,”

你终于说话了,不然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你叫我,我以为是我吵到你了。

“你想听吗?我为什么突然来q市。”

你的嗓子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当老师的,你以前跟我说是老毛病了。

“你愿意说我就想听。”

“你今年24了吧?”

“嗯,”

“还小。”

不知道窗外的夜同你眼中的夜相比逊色了多少,虽然望着窗外,但我想你看不到什么。

你接着说:“记得以前你跟我说过,要很晚再结婚,我当时说你这是小孩子想法,还劝你考上研究生后抓紧时间在q市找个男朋友,在这安家......现在我觉得结婚啊,不用着急.....”

我想我知道了。

我侧身转向你,你转过头泪眼婆娑,一种冲动,又把你搂进怀里。

有次讲课时你牙疼,前排的我立刻就变了脸色,真想好好说说你,多大个人了,还不让人省心,后来一直没找到机会。

算了,都在这个拥抱里,你能感受的到么?

“你干嘛?”

“哦,那个家里就一个床,给你,我睡沙发。”

“睡什么沙发,大冬天的!”

“没事啊,屋里特暖和的。”

“搬回去!”

“真不用啊,我不冷!”

“搬回去!”字字重音。

“我怕打扰到你......”

“别让我说第三遍。”

我乖乖地重卷起来铺盖回了卧室。

你在床里侧,我守着你。

“你快掉下去了吧,往里点。”你背对着我。

我听话的往里挪了挪,平躺着再就一动不动。一个床上两个人,是应该这样的,得习惯。可以抽自己一巴掌,得了便宜还卖乖,床上的另一个人明明是你。

我习惯晚睡,你的到来让我难眠。

你和你的......用哪个词我都觉得别扭,对我们说时你称他为爱人,你爱人......不,不纠结他了。看来是你们之间出现状况了。你背着单肩包就来了,这样匆匆.....不过,你是立刻就想到我了吗?

离校前,和你说过我要为你“打”下q市,到时候欢迎你大驾光临。租好了房子,马上就把详细地址包括门牌号发给你了,你还开玩笑说要我时刻保持整洁,以防你的突然袭击。没想到,却以这种方式。

L,你睡了吧?今晚的月亮好美你知道吗?不对,不用了,你就在我身边。今晚的你好美。

第二天醒的比你早,肯定是渴醒的,看看你,看看我们,相拥着,太甜了。不知是谁先越了界。

你的🐻真的很大,随着呼吸起伏,在我身上摩擦。

熟睡的你,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没见过的。我想认识你。

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在宿舍走廊里曾闻过这种味道,依稀记得,当时闻到时特别难受,仿佛痛失我爱,很纳闷,明明现实没那么糟糕,反而那时我们很甜。我始终认为那是种病。

可恶的我竟又一下子想到那个男人,他一定是天下最傻的男人,傻透了,得到了又不珍惜还令你伤心。

难道是因为我没得到你吗?

我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

怎么可能,对你,我会一生热衷。

想,真心想,想亲吻你的额头。爱人在怀啊。

我先起了床,怕你醒来会尴尬。

简单收拾后就飞奔到楼下超市买了套洗漱用具给你,又飞奔回去。想让你醒来就看到我,不必找。

“出去走走吧,看看我给你打下的江山,顺便买几套换洗的衣服。”

.......

“留下来陪我几天好吗?”其实我想让你散散心,之后再解决让你流泪的事。

“好。”你说。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