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往后余生(69、70)

六十九

快结束时,站在侧后方的李修平对整个组训话,可入耳的是高跟鞋缓缓靠近的声音,门口旁的董卿知道是周涛,很希望她经过时能与自己有些交流,语言行为都可以。

还好,不,是很好,周涛靠近董卿身后很自然的搂了下她的后腰,经过,没有对视没有语言,朝门外走。

温暖,来自周涛的温暖,董卿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不再是聊天框里那些需要被赋予感情的文字,这种因触碰而瞬间升起的依赖感,董卿找不到缘由,可能不只是在难过时,在她开心、激动、纠结、不安....只要是有情绪的时候,董卿都需要一个人去依偎。人不可能没有情绪,所以董卿时刻都需要周涛,所以此时的依赖感也不需要什么道理。


也许站在后面的李修平还未意识到,看到那一幕的她话才讲了一半,旁人也不曾察觉,目光都落到那两个人身上,之前就听说过周涛对董卿很好。

“老师,你要走吗?”

“啊,不,我不走,我在教研室,你们有事过去就行。”转头回应完自己组的学生,目光拉近,董卿仍低着头。我在教研室,也不知道想对谁说。


你在教研室,我听到了,我也瞥到了你说完话后的那一刻犹豫。今天天气很好,来之前幻想过约你吃个中饭,你的这一句也仅是再次激起了这个幻想而已。


回到教研室的周涛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同事聊天,当注视着手里把玩的笔,一时间站起往设计室赶,可笔的主人早就默不作声的提前离开了。


五月中旬,李修平就离校了,出国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看着室友们隔三岔五就往b区跑,回来抱怨论文被检查一大堆问题,然后又为过几天的查重担心…董卿觉得自己无比幸运选择了李修平,赚的现在的轻松。不知是不是李修平的放任不管也让她觉得其实毕设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论文发给老李看了,她给指出老多问题了”小组长康辉发来消息,“你给他看了吗”

“没啊”董卿觉得不给李修平看论文就不会那么多事,“不打扰她了,我也想安静会儿...”

“你可以找周涛帮看看论文,我觉得她可能会理你”

“我选老师都没选她,现在哪还有脸去找她看论文”

“哈哈哈哈哈那当时你为啥不选她啊”

“我哪知道啊”

“傻啊”

“嗯”


七十

翻微信时,董卿填了微信签名:去尝试,去改变,去接受。

周涛的一直都是:to strive,to seek,to find,and not to yield


要表达的其实都是一种渴望。一个渴望能接受,对于每段分别的时刻,那是很难做到的;一个渴望不屈服,当情感面对理智,那是决然放弃的选择。


校运动会那天,董卿猜到老师们都会去走方队。去看个开幕式吧,她又只是有了个想法而已。她不想费时画个精致的妆,顶着大太阳去看上一眼,去找一个远远的身影。

所以说为什么很多人都难成铭谨,周铭会抓住一切机会去见杜谨,没有也会创造,为杜谨可以不顾一切,是全心全意,是稳定的爱,是长久的爱。

推门声打断了董卿的发呆。朱迅进门就抱怨,说老师去走方队却让她们一大早到设计室等了那么久。

果然,她肯定也去走方队了。

“我们周涛就很好,让我们下午去”李思思的一句话给了验证,摆弄手机沉默了几分钟,“你们说中午老师们会一起吃饭吗”

董卿听的出来,这一句问的没营养,她想表达的是别的什么东西

“会吧,遇到了就一起去吃了呗”朱迅点着外卖随口回应。

“我有天在食堂看到周涛一个人在吃饭,天啊,她吃饭的样子可美了呢”

.....董卿一惊,她没看到过,连想都想不出来的场景。

我以后不理你了。

董卿瞬起的念头,以后不理周涛了。董卿也觉得自己很怪,这跟关周涛什么事啊,可就想对周涛更冷漠。不要以后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