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往后余生(71、72)

七十一

在宿舍改论文,前线b区设计室发来消息,说周涛cue董卿了。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啊?”

“她看名单时说你也被抽到查重了”

董卿求朱迅把原话发给自己,对方说等她回去原封不动的模仿一遍。正巧群里发消息说被抽到的学生立刻到b区。董卿来不及化妆带个口罩就赶了过去。

抽到查重的学生在教研室附近的实验室里集体改论文,放下书包董卿就赶去了设计室,还没想好出现的理由,周涛也很善解人意的没在那里。可回到实验室刚打开书包,走廊里就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定是周涛,随手掏出包面巾纸,董卿就快步返回门口。

“董卿?”余光里,对面教室的门口有人出来,周涛回头。走廊很暗,那人带着口罩,束着头发,纵然和往常的打扮都不一样,可一双眼睛足够,暗中涌动的,闪着光。

假装随意的董卿抛着面巾纸玩,刚迈出门口就被叫道,看清了人“老师!”

董卿赶上前两三步,周涛的步子也转了方向,同时靠近又同时止步,就像许久未见的两人重逢时需要一个拥抱般的自然,可她两连接触都没有。还好走廊光线很暗,董卿心想,要不然.....今天可没化妆。

“听说你被抽到了?”

明明是你自己看的,还听说?董卿一直挂着笑,倒不是因为这句话,是见到周涛就自然而然了。看到周涛一脸喜悦,董卿也知道那定是一样的。

“你们老师来了吗”

“我们老师在国外了啊,不是参加她女儿的毕业典礼了吗”

“啊?什么时候回来?”

“六月二号吧”

“哦哦...那个,你也是要上厕所吗?”

“啊嗯嗯”

在厕所门口聊完,董卿跟着进去,却停在了洗手池旁边,打开了水龙头。这小卫生间就两个紧挨的隔间,董卿觉得尴尬,再说自己本身就不想去厕所,关了水龙头,一声没吭就走了。

周涛时不时就会经过实验室门口,会张望。董卿也总能以目光回应,毕竟高跟鞋的声响还是穿越人声入了她的耳。最后一次,屋里只剩董卿和坐手边等她一起吃午饭的李思思,周涛经过,三对目光的交错。

忙活了小半天,下午三点五分董卿发消息给周涛说查重过了。周涛发来语音说那没什么事了好好准备答辩吧。语气,听起来是真的远了。因为今天碰到了,她问了查重的事,董卿才想把最终结果告诉她,还刻意等她下课才发的消息。要不然,自己的事跟人家有何干,董卿定是不会发消息的。

“今天中午周涛可生气了,我们组有个学生查重没过,她就说他怎么回事,这一天天的不都在整论文吗,他都干嘛了,我从来没见过她那个样子,是真的生气了”李思思又在宿舍讲起她的老师,“听说有学生查重不过,老师就没资格凭优秀教师,奖金也没了,她可能因为这个吧”

暗自赞同。约她吃饭。不知道什么原因,听完后,董卿想毕业前约周涛。

和朱迅去楼下小卖店买辣条时,董卿忽然想起了白天周涛cue自己。

“就是当时查重名单下来,周涛跟我们老师说现在赶紧对付查重吧,别搞格式了。小撒说他被抽到了,周涛就说:‘撒贝宁你也被抽到了啊?’她说的时候还一脸高兴你知道吗,像幸灾乐祸似的,然后她又看了眼手机说:‘董卿也是’坐在一边的我立马就笑了回了句‘还有董卿?!’我承认我就是幸灾乐祸哈哈哈哈.....”

名单里是一个学院被抽到查重的学生,一百五十个,在这密密麻麻的的单元格里,董卿的名字被注意到,在谈话中周涛更是叫出这个名字,不属于这两位老师任何一组的,本专业被抽到的三十个人中,提的偏偏还是董卿。

七十二

董卿做了个不可思议的梦。讲台上的周涛提不动手边的水桶,看到她吃力的样子,心疼,第二排的董卿一个箭步上去,俯身提桶的瞬间她感觉脸烧的火热,满教室都是同学。虽一声没吭,董卿却很有力量的表明了对周涛的态度,连周涛都说:“没想到董卿会.....”

是,醒来的董卿回味这个梦,现实中的自己不曾在他人面前对周涛示好过,反而,是周涛一次又一次的当众人面优待照顾自己,愧疚油然而生。

出了教室,提水桶的人脸还在烧,所以一直低着头,周涛想与其对视,甚至半蹲下身子去求目光的相遇。两人纠缠到走廊拐角,周涛靠过来,把董卿逼到背贴着墙,鞋尖抵着鞋尖,说:“我明白你对一些女老师有特殊的.....”

没有后半句话,董卿目光瞟到不远处的楼梯口,四五个老师在闲聊。

“我平时不能这样与你接触,亲吻更不可能....”

听到亲吻两个字从周涛的口中说出,董卿心动了一下,目光从她的眼睛落到她的嘴唇,又回到她的眼睛。董卿逃走了。

回教室的走廊里,周涛追赶上董卿并从后面将她搂住,怀里的人慢慢转身,终于,拥抱,很长时间。抵在周涛的肩膀,董卿看到了教室门口又有一群老师,其间有李修平的身影,她正看向这边。

就是个梦,又何谈不可思议。

某个晚间再次刷到周涛给李梓萌朋友圈点赞。回去的路上找个没人角落,董卿想,把自己灌醉再吞云吐雾一番,烟酒似乎成了她解压发泄的方式。可转念一想,说过要照顾好自己,健康最重要。甩掉了之前那个念头,两节单车课后董卿又在跑步机上跑了一个小时。

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我会尽量以出汗为发泄方式,你之前也说过。

曾经着迷于李修平的时候,董卿希望喜欢她的人很多,于她也快乐,对自己又没什么损失。可如今换成了周涛,董卿却希望喜欢她的人只有自己。这种差别,她有仔细想过,可能是两人性格的不同,周涛总以笑容示人,会主动靠近,这样的她更容易得到学生的好感,董卿怕的就是这个,她怕有一天会有一个人会把自己被代替,去讨好去接近周涛。

再次翻开周涛的微信,从去年十一月开始,这八个月只发了三个朋友圈,这还不及之前她一月的数量。你是把我屏蔽在哪个标签里了吧?董卿确信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