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往后余生(81、82)

八十一

幡然醒悟想找个人敞开心扉,要你做第一个、唯一的,可你的一句“留在心里”让我刹那间很累很累。尝试、改变,我并没有退缩,可结果,你甚至不愿见我。这是否就是“可惜不是你”的含义,因为你,什么都明白了,为了你,什么也都准备好了,最后,你却不配合不出演。你的那些客套话我看都不想看,可事后又忍不住字字的品读,虽说没有刺眼的谢谢二字,可是客气的成分流露于你的每句回复,甚至会变本加厉,让人窒息。微信常联系?以后我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会找你。也许从一开始的毕设选老师我就选错了,可如今的结局也应该满足,所以,有遗憾,不后悔。


有一刻,对于周涛,董卿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放下了,不喜欢她了。


晚间和夏丹在宿舍喝了一通,熄灯时两人又跑去洗衣房的阳台。

“真好,有个可以一起抽烟一起喝酒一起聊天的朋友”夏丹俯视着五楼的窗外。

董卿撕开前不久买的烟,她的第二盒。最近情绪波动的厉害,她怕哪一刻突然间的崩坏。

昏暗的路灯照在清冷的街道上,形成一轮橘黄色的光晕,然而,董卿凝望的眼神不再那么澄澈。黑色中,因为路灯的关系才尚可知每条路要去方向。

夏丹真的喝多了。大学室友四年,这是董卿第一次知道她的家事。父母离异。初中就和爸爸生活在一起的她开始叛逆,抽烟喝酒,甚至自杀,那些荒唐的事情没少做,后来还需要药物助眠....

“我每次周末回家,冰箱里总是塞满各种新鲜的食材,我爸会做一桌子的饭菜给我吃.....有一次我没告诉他要回去,我看到厨房里是榨菜,泡面.....所以我现在都会找更多的时间好好陪我爸,以前真对不起他”夏丹在窗沿捻灭的烟头。

终于明白那天她抽泣的原因。董卿肯定,其实毕业季的眼泪流的都是各自的心事。

就像泣不成声的朱迅趴在了桌子上说的那句话:“都毕业了我爸一个消息都没给我发,他都不知道,我生日他也不记得....”又是父母离异,和弟弟跟妈妈生活,妈妈的一句:“你真没用,都留不住爸爸”也让她耿耿于怀。


有了相遇,便有了孤独。一次次短暂的温暖,会让董卿的孤独更加荒凉,缓解了她的忧郁,而后赐她更大的悲伤。


周涛,我毕业季的眼泪都给了你。


又叼出一根烟,“你和周涛怎么样了?”

董卿掏出打火机给她点着,然后深吸口中陈皮味的烟草,“没怎么样,赶紧毕业吧......”指间的灼烧感被捻在了脚底。

“她都结婚了.....”

“对啊,所以又能怎样。”董卿抢了后半句话,她知道会是这句话。

烟草味的夜色能让人更透彻,两人清醒了不少。不想再多聊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真快...四年…”凌晨两点,夏丹朝窗外挥手,吐出最后一口味道。


回寝,董卿直接爬上床,终于有了倦意,因为这思念已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如果说,在酷热的夏日,一个浮游上午九点出生,傍晚五点死亡,它又怎么能理解黑夜这个词的含义?

让它再活五个小时,它就可以看到和理解什么是黑夜了。


黑夜里的董卿便是如此,她觉得自己死于毕业,除非再给她一些日子,余生和周涛在一起,去听去看去理解天亮的意义。


董卿脱下满是烟味的t恤扔下床去。


周涛的背影依然停驻在她未干的泪目中,纵然闭上眼睛也无用。


八十二

“你知道吗,前几天我还在犹豫要不要约你出来....我知道毕业意味着什么,很大程度上就是离开,夸张的说就是两个世界。我是个容易动感情的人,所以我宁愿一辈子也没交到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也不要这种相遇,托付了百分百的真心真情,最后的结果就是变淡,变淡.... 最后,留下没有好处的记忆,知道世上有个你。这种相遇是伤人的。离开一个地方,离开一个人,我几乎没有去维系过那些过去的感情,我太不喜欢,会觉得那是种负担,是怕不值得,所以我没有交心的朋友。矛盾的是,有些时候,当情绪波动,我想找个人聊天却找不到,那时我又想要一个朋友,什么都可以说给她听。所以,我想,要不要从你开始时,让我先改变自己,尝试分别后去维系一段关系,所以我就约你出来了...我幻想过你来d市,我们一起出去玩的场景,挺真实的,也挺感动的....”周涛的车停在沿江的公路边,副驾驶的董卿平淡的说着。


午后的余热夹杂着傍晚的风,掠过她的梦。

是啊,就算是梦,潜意识里也脱离不了现实,朋友,是董卿最想要的身份。如果说梦是一种证明,是人内心最深层的需求,那想象亦是同理。这就是为什么梦和想象总是暗藏着阴险,因为清醒后的人会在脑子里一遍遍的回味,渐而渐之仿佛它们就成了真正拥有过的美,越美越心碎。


不是不愿意去维系离别前的感情,是时间、距离,是身份,有些东西不容改变。可我却希望你是我余生的人。在d市...当然是在我的还幻想中,我带你参观我的学校...我捧着一大束花当你开门的那一刻...我抱起光着脚的你往沙滩上走...几天后你回了e市...如果那就是我的余生,我愿意。


四年的大学给了董卿什么,也许是两次觉醒,一次是因为选择考研,这个过程赋予了她欲望,开始明确知道自己想要的并且勇敢去追求,就像送周涛礼物;另一次是因为认识周涛,这个人让她意识到她得交个朋友,交心的那种,之前说过。所以,大学给了董卿什么,也可以只有一个,那就是周涛。


董卿现在觉得LP在《lost on you》能喊出自己的心声,一个高赞评论也说得痛快:

“我觉得真正爱你的那个我已经死了,死在日复一日疲累的坚持中,死在与你无休止地拉锯战中,那时候的我还带着患得患失的珍惜,带着想要把你攥紧的自私和任性,而我现在能给你的,只有平淡的感情和最后隐忍的耐心,你知道吗,你失去了为你可生可死的人,可你都不会觉得遗憾。”

周涛,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