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往后余生(85、86、87)

八十五

前几天网购的香水也到了。

那是还在学校的时候,有天晚上夏丹突然发来消息说有个好消息,董卿有感觉那定是关于周涛的。

“我知道周涛的香水是什么牌子了?”

“啊啊啊啊啊这个一直是我想知道的!”

“YSL黑鸦片”

“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我一朋友,周涛也教过她,她觉得味道好闻就问周涛是什么香水...”

到底还有多少人在靠近你?这就是董卿听完夏丹语音后先想到的。我就是羡慕甚至是嫉妒,你身边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们就是那么轻而易举的见到、接近,我朝思暮想的你。


事后夏丹再问起董卿不打算买一瓶给自己时,得到的答案是 no。

其实单就那个味道,董卿不喜欢,它离开了周涛就失去了被拥有的意义。


可如今,她还是买给自己了。

果真是这个味道,黑鸦片,使人上瘾,尤其后调,是董卿熟悉的,抚平了她心里的不安,骗自己,她没离开过。


可是连手机动不动出现内存已满的通知也在提醒着董卿,该有个清理的过程了。还原手机的前一秒,她做好了准备,就算所有的聊天记录都没了也没关系。可当登陆微信打开消息界面,连周涛的头像都不复存在的那一刻,董卿的心还是落了一下,忘记是什么时候了,她取消了周涛的置顶。


没关系,重新开始。即使不会再有开始,我们不会互删,所以在遥远无限的时间里,就有可能。


八十六

晚上十点十分,微信有了消息。

竟然是微信步数,周涛给自己点赞了!

董卿是今天才开的微信步数,也是因为今天去找兼职走了两万多步。

挺意外的,挺高兴的,却没那么激动了。


后来的几天董卿时常翻看步数,和周涛两人好像在相互追逐,时而她上时而她下。

某天董卿又得到周涛的点赞了,九点半,她没像之前给个回赞就了事,点开了小小的头像,于是空白的聊天框有了内容。

“我不跑了,等你超过我”

“咋了?卿”周涛故意等了十分钟才回的,她觉得对方是发错了,“这么晚还不睡?”

“才几点”

“美容觉很重要啊”

以前第一次听周涛这么说的时候,董卿特意查了一下美容觉的时间,是晚间十点到凌晨两点。

那前几天是谁十点多了还捧着个手机给我点赞?

“你不跑了啊?”董卿一直注意着周涛不断增加的步数。

“哈哈,我往哪里跑?”“你们都毕业了”

董卿没细看,立刻把微信步数页面的截图发了过去,“这个啊”

看到董卿和自己依次占领榜单的一二名,周涛才意识到理解错了,连发三个捂脸的表情,“还是你牛”。看着屏幕左上角‘对方正在输入....’消失了却迟迟没有收到消息,周涛也不知该怎么继续下去。

“出出汗是挺好的”董卿再次想到了那条朋友圈,周涛说出汗也是种平复心情的方法。

因为刚才公路跑步时,当视线逃不出黑色,董卿的心沉沉被淹没。

“等会就准备美容觉,晚安”董卿忽然觉得所谓的美容觉或许是借口。

“嗯哪”   “早点睡啊”  “保重”

最后两个字让人哭笑不得,真的,保重二字来的有点突然,好像.....过于的沉重。


我往哪里跑,你们都毕业了....

好像听出了这句话的出弦外之音,我毕业了你也轻松了。

董卿退回了界面。


有天当再次进入微信步数的界面,董卿意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按错关注了周涛,慌乱中她取消关注。当天,董卿停用了这个功能。


八十七

因为一个人去一座城,董卿这次去的是L市。

“是哪?{坏笑}”第一站去的就是周涛读本研的学校,录个视频发了过去。

去她生活过的地方,走她走过的路,这种情节出现在荧幕上或许更具有感染力,可出现在你我之间突然发觉只有荒谬。

“你去X校了?”

“是啊”得到回复时董卿已在公交车上了,可是不管等多久,这种兴奋劲都在,“这有你的一个七年是吧”

令人意外地的是聊天框的另一边出现的竟是三个笑脸,董卿不觉得周涛是那个年纪的人,她会不懂这个笑脸通用意思,至少这个表情之前就从来没有出现过。

看对方没有下文,董卿索性关了手机…不行,就这样结束不太好,“你这是啥表情?{捂脸}”

“你干嘛去了?”“这么热的天{笑脸}”


这时的笑脸还算恰当。七月末的这几天各处高温,可董卿根本不予考虑,她随心所欲惯了。

至于答案,董卿觉得自己已经给过了,但她还是随手打了几个字“溜达溜达”。

“多吃海鲜啊”

董卿认为是时候发个表情包过去了,一个顽皮的表情包换来的是偷笑的小表情,又是三个。为什么我们之间的聊天总是这样短暂?每次收到的文字总是让董卿怀疑对方是不是没有聊下去的意思,也不搞清楚她就先直接结束了聊天。


没有我预期的态度,不过,细想你又该表现出怎样的态度呢,再说通过那几个简单的文字又能表现出怎能样的态度?除非你发来语音吧,也许这就是我所希望的。


其实陌生的城市都一样,董卿靠着车窗,呆滞的眼神扫过差不多的高楼,差不多的街道,差不多的人流...突然意识到,因为一个人去一座城,为的是理清思绪积攒力量坚持所爱,否则就是另外一种,那就是董卿来找的,是一种结束。


主动从来没有被敷衍,不要把想念和热情都收敛,我们值得拥有最好的结局,在一起只是其中一种而已。


“你会在L市呆几天啊”

“两三天吧”

“我刚定了机票,去L市的,等我哈!”

可惜,好梦被八点钟的闹铃震碎了。一个人醒来,一句话不说,董卿退了房间。


OK,结束。董卿心里默念着,在远离L市的动车上,她又想到了这个词。

是的,结束,在离开e市就该结束了,可它却不肯死心残喘着,如今,是时候咽气了。


那约好的d市呢?就没有未来了?


分别时都托付给以后,可如今的日子就是曾经的以后,当时我们的坚信有实现吗?所以隔期的以后呢?


有缘再见。


我会一直在d市。


当手腕的香气变得陌生,董卿才格外有感,记忆果真是残酷的,先从她的味道开始,慢慢的,所有感官都将把她忘记,纵然身处都是关于她的千山万水间,也再想不起。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