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夜凉如水》5-8


“这是我教这么多班目前为止最好的一幅……”美术课上,全班的目光都聚集到老师手中的画,那是董卿的。

“接下来看看反面教材……”

同桌的作业本被高高举起,董卿憋不住的笑了,“恼羞成怒”的夏丹竟默不作声伸出她的魔爪,董卿正准备回她一个硬硬的拳头,一瞟,教室前门的玻璃窗,董卿刚举起的手尴尬的又放下。

周涛什么时候来的……

下课铃声响了不久,周涛一如往常站在门口催促着,双手抱胸,踩着高跟鞋站得笔直。身后的夏丹一脸坏笑,把董卿往前推。一直低头的董卿走到前面心虚一瞥,周涛正盯着自己,还瞅了一眼,眼神里是故意的严厉,嘴角却是极浅的笑意,董卿看得清。

“老周竟然没治你……”走廊里夏丹嘀咕着,“她没……”

“夏丹!”

身后不远处的周涛正盯着两人,还是那种眼神和似有似无的笑意。

“嘘……”身旁人反应迅速,朝着周涛贱贱的笑着。转过身后她的嘴就没合过,傻笑,就像陷入了……董卿找不到一个词,对夏丹她心生一丝羡慕 。


放学前惯例每人桌上都是白花花的卷子。

“咦?白纸!”董卿和同桌对了对。

“老师,董卿没数学卷!”夏丹举手喊到,反应够快。

“我办公室桌上还剩几张,自己去拿。”讲台上翻书的周涛抬眼,马上又低了头。

“去吧!”

“我?你不送佛送到西?”

“能给你做的就只有举手之劳而已!”

三楼的数学组一个人也没有。周涛办公桌前一张照片,肉肉的宝宝咧着嘴笑,她的儿子。她很幸福,自然而然的一句。一本教学计划的封面上,“周涛”这两个字写得很用力,她总说自己的字很丑,可董卿不这样觉得,她的字好看,尤其是写她自己名字的时候,美得出奇。“这……”当董卿放回教学计划时,下面反扣着的本很是熟悉,背面有夏丹留的字迹,两个字母zt。是董卿的美术作业本。

董卿仿佛忘了此行的目的。


学校评选最美板报。面对教室后墙上的大白板董卿有些心虚,班长字写的好,王鑫是学画画的,她……打杂?她是周涛钦点的。

期间周涛来看过一次,只是站在门口什么都没说。董卿踩着课桌画顶部的和平鸽,只是简单的轮廓,但她仔细用心。

“这么快!明天上午就完事了吧?”周涛向教室后面走来,鞋跟和地面才有了接触。

“这空着准备画什么啊?”

“准备画几朵花。”

“那我来!”

董卿借着低头看图册的机会偷看眼下的人,周涛专注的像个孩子,是可爱的,然而她突然仰头,董卿的目光被抓住。

“你站住了啊,可别掉下来砸到我!”她笑着道。
董卿产生了错觉,仿佛是清晨的光,来自那人眼底的方向。

“ok了!可以吗?”几只鸽子被画的是要多慢有多慢,是认真也是别有用心。

“可以可以!”

“赶紧下来吧,站得挺高怪吓人的……”周涛说着走了过来,抬起左手示意让董卿扶着。
触及,来不及欣喜,董卿便紧紧的握住这温度,周涛眼里一抹柔情。

一个场景突现眼前:下轿的新娘羞涩地握住新郎官伸过来的大手,半透明的红盖头下是她无声的幸福。

没有盖头的董卿想必笑得很傻……

周涛,笑得羞涩,收回的手又后撩起左侧的发,别在耳后,很甜。


“你说她衣柜得多大啊?这五天换了四套衣服!”

“你发现没?她换件衣服心情就会好。”

“还真是,这周看到她全是笑面!……女人啊……”夏丹话题一转,“来!给你个机会讲讲这道题!”

“这态度?不会!”董卿头一扭,等她低声下气求。
“老师!这儿!”

刚给别的同学讲完题的周涛闻声过来。

“董卿没给你讲吗?”

“她不会。”夏丹挑眉贱笑……

瞟一眼董卿,“你坐。”周涛弯下腰伏在课桌上,卷子摆在两人之间。

至此谁的心思会真在这道题上。周涛时不时抬眼确认她们是否跟上节奏,而董卿每每都能她与对视,还没等看清她眸子里的自己,周涛便匆匆低下眼去,睫毛颜色浅浅。

“看题!还有你!”

两人齐刷刷的低头,周涛笑了,细细的纹出现在她的眼角。

笔一横,“会?”

同频率的点头。

她直起了身子,“董卿,你这道题不会该打!”转身离去。

夏丹把草纸夹在习题本里。

“学校安排讨论课不是让你们聊天瞎扯的,就二十分钟,效率高点儿。自习课再抓到你们讲话别跟我说是在讨论问题,讨论课干什么去了!”她提高了音量,又顿了顿,“还讨论老师的衣服,挺有闲心啊……”第二天早会,周涛说。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