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9-11

“哎你看,周涛。”

随着夏丹看去,周涛正挽着语文老师的胳膊,两人边说边笑向这儿走来。董卿连忙收回目光。

“体育课都活动活动,杵在那成木头了!”周涛朝着“扯家常”的女生丢了一句,便停在前面看起了跳皮筋。风撩起她的头发,雪白的后颈。

“思思大长腿白长了?这都跳不过!”语文老师打趣。

“老师,你来玩啊?”旁人跟着起哄,“对对对,老师你们俩腿挺长!”

“不不不,你们玩你们玩!

几个女生准备拉她们向前,周涛摆手,直往后躲。

“玩你们的吧!没看老师穿的是高跟鞋啊!”夏丹平地一声雷。

“对对对!不方便。夏丹心真细!”话虽出自语文老师,但在周涛面前,夏丹红了脸。

“哎,你们俩怎么不玩?”周涛再次转身。

“老师,我更不方便,我腿短。”

“…………那董卿,你来,我想看你跳……”

董卿心想自己招谁惹谁了。然而对于周涛的话她也总是由心的顺从。

“这也太高了吧……”

“打把势吧。”周涛出招。

向前跨一步双手撑地,倒立的董卿闭着眼,感觉脚踝已触碰到皮筋儿,心里美滋滋,准备着地时摆优雅pose,结果右脚落地一丝震痛竟瞬间失去力气,身子没了支撑点,立刻睁眼视线里只有周涛,大脑空白就扑了过去。当恢复神智时,已在她怀里,香。

“妈呀!”环住周涛的腰,手臂一紧,黑色的发丝撩动着董卿脸上每一寸皮肤,这一抱,亲切,心安,归属感。

“让你体育课多运动运动嘛!还在语文老师面前丢脸!完蛋!”

明显感觉自己背后的双手微微停住,后又被扶直身子,董卿被推开了。

“人家董卿跳过去了啊!”语文老师打圆场。

“没有我的话她还不得摔!”

没有你的话我也不会跳啊。

那一抱确实是故意,心虚的董卿不敢迎上周涛的目光,瞥向夏丹……她合群的笑。

十一

每天看见周涛,竟成了她的习惯,长长的寒假,董卿第一次不喜欢。

翻着数学册子,出了神,痴笑凝住,这是怎么了?她突然很想周涛。下起雪,焚烧天空后的灰烬,来自火热此刻却有逼人寒气,窗内侧的氛围被渲染,董卿裹上大衣逃出了家门。

拐到主街,脑海里这条街洒满了昏黄,有一个人会一次次的从身边路过,有时会转头莞尔一笑,在这个人的眼中,有种初秋专属的温情,不炽热也不冷漠,是宜人的,更是迷人的。从那时起董卿便爱上了初秋。然而此时眼前的灰蒙蒙,多少会让人失了方向……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难道这种牵肠挂肚,是喜欢?喜欢周涛?还是被突冒出来的结论惊到了。但,可能是真的。视线远近都离不开她,心情好坏全由不得自己,关于她,一丝一毫都想窥探、渴望知晓。全是周涛。

小学旁的那个路口,董卿发了呆。

“她……她?”

“傻子!”还是骂了自己一句,拍掉肩头的雪,冰凉。

周涛有老公有孩子,周涛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周涛是自己的老师……在心里,董卿瞬间列出了她们之间千百种不可能,提醒自己这种喜欢是错觉,是荒谬,是脑洞。是的,一时间她自己也理解接受不了。

董卿发觉自己戏好多。

可是,感情被定罪,却没法被囚禁。

就像这雪,明知最后会被世俗浮尘包裹,却依然不顾一切的坠落。

“日子再快些吧,周涛,我想你了。”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