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12-15

十二

开学返校,董卿一路痴想,然而那条街什么都没发生,只有初升的太阳,清晰的轮廓,橘红色的希望。衣服里渐渐侵了冷风。

“哟!来这么早!”

“可不嘛,着急学习!”夏丹回答,教室里就她一个。

陆续有同学进教室,一次抬眼,一次失落。

终于,敞开的黑色长款羽绒服,双手插在衣兜,周涛出现在了讲台旁,望着后墙出神。她头发长了点,简单的束在后面,矮矮的,这样的发型需配上一张精致的脸,才会显得那么随意却不失优雅气质,而周涛正完美驾驭,她的眉眼如画,堪称完美的侧颜,怎么看都令人欢喜。

发觉一束炙热的目光,周涛低眼看去,董卿呆住,依然恬不知耻的看着,没有半点低头的意思。两人都停住,看不透彼此是种怎样表情。直到语文课代表进门,仿佛空气才开始流动。

“老师,我发导学案。”周涛点点头向后退让了一步,转过头看看黑板上的课表,第一节语文课。她开始走动。

十三

越来越近,周涛的高跟鞋闯入视线,越来越清晰,明明她就这样走过来了,但却抓不住任何,这种无力感有时真让人心痛,突然间的、钻心的疼。面前崭新的语文书在目录那页定住,董卿放空着,还好卷纸的摩擦声安抚了空气中无由来的热度。

是不是女老师都练就了这样一个本领,踩着高跟鞋不会出丝毫声音,只要她愿意。

久等不见身后人走来,董卿抬抬胳膊翻了页,“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最末次的相见……”

“魂回来了?”忽来的一句。

董卿侧仰头,迎着那铺泻下来的温柔。

“想什么呢?目录看那么久。”耳垂被拉扯,周涛的手好凉,“低头,看书!”

还是没听话,单单一个背影就那么拨人心弦,董卿好想抱抱她,告诉她这个假期有多漫长。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现在是早已并屋子……”耳朵好烫,想它已红得厉害,董卿连忙支起左手遮住这份被撩动的火热。

十四

“坐好。”一天早自习,讲台上的周涛双手扶着桌沿,“今早上班的路上我看的董卿了……”看着董卿,脸上多了些温度,眼里漏了些笑意,“我跟在她后面,到学校门口那条黄线时,有个学生直接骑了过去,而董卿立刻就下了车推着走,当时没什么人,她不是装给谁看,我想她肯定也没发现我在后面,对不对董卿?”

校门口外五十米处有道褪色的黄线,学校规定线内学生禁止骑车,早上往往没几个遵守。

整个教室里的目光瞬间聚集,董卿超尴尬的点了点头。可不嘛,脚刚着地,周涛就从身边经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偏偏没回头看看。

“我说这件事什么意思,不单纯是为了夸她,如果你们学习也这样,不是做样子给别人看,就给自己学,那我还用这么操心吗!董卿这就叫听话,要求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且董卿现在学习状态也是班里最好的!一个人学习状态怎么样从她平时的细节就能看出来,看看董卿是桌面桌堂里……”

大声的上课预铃打断了周涛,英语老师出现在门外。

“行,准备上课吧。”走下讲台,她的目光却还留着董卿身上。

若不是上课铃响了,不知道她还得夸自己些么呢!董卿得意,这宠幸太突然。

英语老师笑着进门,看了董卿一眼,“看看你们老师把董卿夸的……羡慕吧,好好学习吧啊……好,上课!”

“起立!”

“老师好!”

英语老师还在看着她笑,被周涛光明正大表扬却不敢露声色,她简直憋成内伤了

十五

“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答案啊?看黑板!”

几个同学眼神木讷,显然他们没跟上节奏也不愿听下去。但董卿,就是单纯的在看周涛,慢慢发现看多久都不够。

老师总会轻易的发觉学生眼中的异样。眼为情苗,董卿眼里跳跃的小小火光过于明亮,出于好奇,周涛与她目光频频相触。最近格外的多。

“自己走啊?”

闻声转头便是一惊,周涛没像以往冷漠的路过。董卿不由得放缓了呼吸,“嗯。”

周涛没丝毫加速的意思,并排骑着,“你家住哪啊?”

“通达街那边。”

“噢噢。”

一问一答便陷入了沉默,其实董卿很想和她说话,她的声音总是令人舒畅,可脑袋里闪过无数个字,却组不出一句合适的话。

“现在早上还是挺冷的,你平常几点出门上学啊?”周涛找到了新话题。

“大概五点五十。”这个画面董卿曾无数次幻想,此时她就在自己身旁,她一个人。

“拜拜。”

“……噢噢,拜拜。”没察觉竟快到那个路口,周涛终于转头,留下微笑,漫不经心的妩媚,便回头张望车辆穿过了街。董卿缓缓放松了车把手,风匆匆带走手心的细汗,剩下的路,她已然醉在现实与幻想之间,傻笑而不自知。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