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16-19

十六

第二天放学回家的路上,董卿骑的很慢,还是没忍住性子回了头,就这么准,周涛在她身后不远处,这算不算一种心灵相通?冥冥中,她知道她在身后。

她还是来了,静静地出现在董卿身边,放缓了速度。

“这么巧!”语音刚落董卿就后悔了,这算哪门子巧啊?立刻侧下了头,给自己个白眼。

“对啊!”她还是好意的给了回应。

两人没再说话,目视着前方安静的同行。闻声后面来了辆轿车,周涛向她靠近些,忽然董卿的呼吸变得小心,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距离。白杨的叶子早早就掉光了,此时的风是无声的,所以安静的可以发觉两人之间似乎有种东西正蔓延,形成某种磁场,只将她们包围,满满的荷尔蒙。

董卿没控制住的转头,瞬间落入周涛上扬的嘴角,两人都在笑……

依靠着窗台,身上落满了月色,可冷不掉董卿满心的炙热。品品那个笑,真的好甜蜜,它只会属于浸在爱情里单纯的姑娘……所以,那时她们之间是种无法言说的暧昧吗?她应该也能感受得到。董卿庆幸,还好周涛当时没转头,否则不知道今晚几点才能睡着。

十七
“我怎么发现最近周涛总看我。”

“是吗……”见夏丹一脸羞涩,董卿迟疑。

数学组的那扇玻璃窗里一片漆黑。

她没反驳,不是对周涛心思的没把握,只是能体会同桌此时的心情,有期待的过着每一天挺好。

“看看董卿都坐好了,收拾的干净利落,再看看你们,都不着急回家吗?”

你的意思是我着急回家?……的确剩几分钟董卿就学不进去了,偷偷的开始整理桌面、装书包,又要和周涛一起回家怎能不兴奋。

“又夸你……”夏丹也收拾好,盯着讲台。

“没办法,太耀眼!”

“得了吧,是你同桌太……”没有下半句,因为周涛目光已锁住夏丹。

董卿一时怀疑,关于周涛,自己是否太自以为是了。

放学路上,董卿等来的是周涛一声不吭的路过……路老师伴在她的右侧。以为相约好同行的人正渐行渐远,那两个看起来多么和谐的背影后,董卿甘心的咽下了昨晚睡前想好的话题。

这么冷漠?这就是你?反复无常。

十八
“那排第一个女生别趴着了!第二节课就困成这样!”政治老师发了话,董卿一向不喜欢这位阿姨,总是一副心高气傲看不起人的样子,所以没理。

“老师,她不舒服。”夏丹帮忙回应。

“用不用请假出去看看?”

“她没事老师,你继续讲课吧。”

“能挺住就别趴着,政教看见扣分!”

课间。

“真没事?”

每个月都这样,搅劲儿的疼,董卿没吭声。

“你别出去了,我找周涛请个假。”

将帽子扣在头上,董卿整个人缩在厚厚的冬装里,满身虚汗。半昏半醒之中,感觉有人在唤自己。

“董卿……董卿……”

就在耳边,一声声呼唤仿佛是救赎,它只会来自周涛,没有夸张。脸埋在双臂间的她想回应,却只挤出了软软的哼声。一只手扶上后背,感觉不到温度,但确实安慰到董卿,被抚摸着,心底的暖意喷涌,疼依然那么疼,但舒服了好多。也许这份力量太过温柔,又或此时的董卿太过脆弱易感动,嗓子被什么卡住,想哭……忽然感觉周涛是她稳稳的依靠,不敢奢望赖在其怀里喊痛撒娇,陪在身边便好。

十九

“董卿,来,起来喝杯热水。”

帽子被掀开,董卿内心是极其拒绝的,她别过头去,这窘态实在不想被看到。

“董卿,”捋着她的马尾辫,“听话,喝点热的会好一点,来。”执着的周涛,不依不饶。

扭过头,桌子上的一次性纸杯里是红糖水。

“快,喝完再趴着。”周涛在夏丹的座位上,手竟缓缓伸了过来,董卿凌乱的头发被抚顺别在耳后,那每一寸的触碰都让她颤抖,她不敢动,生怕这飘来的香气逃走。杯子被缓缓推来,“把它喝了,要不然就凉了。”

刚刚好的温度滑过干唇,清晰的在体内流动着,暖意聚集在了最接近心脏的位置。自始至终,董卿不曾正视过身边人,然而当那只手再次扶上她的背,触碰到她另一侧的肩膀,潜意识的转头,那份深邃便将彼此纠缠。

两个生命在世上同时存在过,哪怕永不相遇,其中仍然有一种令人感动的因缘。更何况你唤过我的名字,我确认过你的眼神。

董卿知道只要微微倾斜身子,便可以倒在柔软的怀里,贪婪的呼吸,但理智提醒,面前的人是老师,高高在上,自己可能不应该那么做。

理智,后来董卿才知道这个词美化了懦弱。

数学课,周涛就在不远处,声音越来越缥缈,董卿终于睡着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