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夜凉如水》20-23

二十

午休时间,偷偷在发间留一丝缝隙,看周涛还在讲桌后低眼看向地面,想什么呢?这张脸,真是无论哪种表情都迷人,这样美好的人这样美好的季节都在身边。董卿转过头,窗外的天好远好蓝,缕缕金黄的光舒服了每一个毛孔,这样的季节是诱人的,恬静中会感知,所有都在倾耳拭目等一份力量破土。

熟睡的教室呼吸声阵阵,可无丁点沉闷,至少还有两个人清醒着。讲台处传来衣服摩擦的窸窣声,高跟鞋贴地能听出小心翼翼,声音越来越近,董卿连忙闭上眼睛。声音停在了她前面。

窗台摆着天兰葵。天竺葵代表偶然的相遇,开红花的代表你在我脑海挥之不去,而这盆正吐着娇艳的火红。枯老的叶子被掐掉后便没有其他声响,她的目光是飘在窗外的风里、停在了花蕊间,还是落在自己的脸上?董卿不敢睁眼,此时阳光直直投在脸上有些烤人,她后悔没把脸埋在双臂间。

半梦半醒间是最敏感的,针落地的声音都能把你拉回现实,地板上的尘土被鞋跟碾压摩擦,细微却丝丝入耳,周涛走向教室后,坐在左侧角落的办公桌旁。几分钟后铃就响了,待听到有同学活动的声音,董卿才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慵懒状起身,余光里教室后的那张脸抬着,平常这个时候周涛总会督促学生赶紧起来出去清醒清醒,而今天却一句话不说。董卿不自觉的转了头,被断断续续人影阻挡的视线里,两人对视了,周涛架腿而坐,双手交叉垂在腿侧,正如那天竺葵高傲的展现颜色,又拒人于千里外,可往往就是这种印象愈发引人靠近,欲罢不能。

二十一

周五放学前按照惯例换了座位,董卿坐到了后门旁,虽然政教经过第一眼看的就是这个位置,但她是开心的,坐这也可以将整个教室收在眼里,不论周涛在哪。

“写没写完,要下课了。”

“快了快了。”

夏丹的数学卷一字没动,而一旁的演草纸却写的满满。

董卿撇眼看去,原以为全是计算式的纸上竟写满了周涛两个字,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第一眼,好像是自己的心思被看透,再看那略微羞涩的脸,她知道这是份思恋不是自己的。

“服了!”她随口一句结束,掩盖着。

一个身影停在身旁遮住光,董卿笔速放缓斜眼看,米白色衬衫,周涛。突然间她捋起了董卿的马尾辫,座位里的人搞不清状况,呼吸屏住,直到那个人走了,董卿未曾抬头。

回味被急促的握纸团声叫停,是那张写满周涛的演草纸,夏丹没看董卿,某种情绪同纸团一样被紧压,松手时纸团可以变大,而它却依旧隐忍的等待着某天爆发。董卿同样缄默。

下课,站在门口的周涛竟舔唇,董卿全看在眼里,“那是自己常做的小动作,她怎么会……”两人对视着直到收回粉嫩的舌。

二十二

初二第一次月考董卿全年级第十。

“怎么样,老师说什么了?”开完家长会的董爸刚进门就被董妈问话。客厅里的董卿竖起了耳朵。

“老师好像全程就夸她一个人了……”董爸淡定中掩不住的骄傲,“给,你喜欢喝的。”

董卿接过一大盒酸奶,得意之余有些不真实。

“你们老师就说了一个缺点,她说你胆子太小,有一次她坐在你对面就把你吓到了,真的假的?”

那天午饭后董卿盯着卷子出了神,满脑子都是周涛,本以为是前位回来了,一抬眼,脑袋里的人儿竟活生生的坐在面前,她突然挺直身子瞪大了眼睛盯起周涛。对方也惊了,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笑着说:“怎么了,我这么吓人吗?”董卿慌忙低头,感叹这想啥来啥的超能力。
“这事是开完会老师和我单独说的。她说你得练练胆。”

“你们老师还真就夸你一个人了,一直在夸……”董爸碎碎念。

一旁的小人儿叼起酸奶深陷在甜蜜里。

“听我妈说昨天老周把你夸毁了,当着所有家长面各种夸……”第二天夏丹见她的第一句。

周涛啊周涛,你到底把我捧到什么程度了?

董卿可以想象,可是想象,总觉得就是想象而已,除了得意一阵儿,无关痛痒。

董卿觉得周涛对自己是有感情的。

二十三

午睡时间董卿在做物理习题,新增的一门课,学起来有点吃力。准备趴一会时,董卿才发觉自习的人只剩她一个了,抬眼望去,她想都想不到,讲台上的周涛正支着脑袋看着自己,当她再次确认时,那目光没有丝毫闪躲,光明正大旁若无人,带有一丝慵懒的疲倦。

怎么把这人忘了?董卿赶紧收回惊恐,双臂掩面趴在桌子上,趴下的一瞬间,感觉脸烧的火热,随后浅浅的长长的叹气声,来自讲台方向。

某节数学课。

“这道题虽然没要求,但应该得画折线图,好像全班就董卿自己画了。”

突然被叫,董卿只是看了眼周涛,没做声又低了头,频繁的表扬带给她不再是得意,变成心虚,变成胆怯。

“是你吧?”

点头。

“题感不错……这张卷董卿做的满满当当的,不像有些人撂一大面题,等我给你们做啊!”

周涛说过这张卷偏难。昨晚董卿偏执的想写满每道题,一点点的抠,十一点多灯还亮着。

董卿现在心里有点乱,她对自己的感情到底又是怎样的?安心听课是做不到了。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