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31-33

三十一

放学路上,各怀心思的两人常常碰面,混熟时,董卿甚至会拽着密春雷的书包让他带着自己骑,一路说笑。

“放学路上别疯闹说笑,注意安全。”早会上周涛说。

心上人的一言一行仿佛都和自己相关,这就是暗恋时的臆想。臆想?周涛,是臆想吗?虽然和密春雷一起走时没见周涛路过,但董卿总觉得不论是不是故意,想必她一定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小把戏得逞。

不排斥招来更多殷勤,在同学们的咳声中密春雷将瓶饮料公然立在董卿桌上,“顺便给你带了一瓶。”董卿礼貌回句谢谢便见周涛捧着教案迈入教室,这节是数学课。密春雷真是中国好拍档。董卿喜形于色。她总是这样,一切情绪都表现在脸上。

笑的这么甜蜜?周涛不动声色,“同学们好。”

“老…师…好…”

董卿起身时饮料从桌洞滚了出来,落地声够大,引的全班人哄笑,周涛瞥一眼立刻转过身写板书。

“不管了,今天我要吃喜糖。”小撒趁火打劫。

董卿红了脸,略微感到丢了人,在她面前。

“行了!开始上课!”周涛一声吼,六班全抖擞。

三十二

“呦!水蜜桃味,甜!真甜!”午饭后小撒捧着一包糖从超市出来,“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得了吧你,买糖就是堵你这张碎嘴,我和密春雷根本就没事!”

“看你小气的,一包糖就想堵我的嘴?”说着就往人堆里扎,“分糖去!我可不是小气的人!”

董卿汗,助纣为虐了…

“来来来,董卿发喜糖了,可甜了,大家尝尝!”几秒钟小撒抖抖空袋,“没了就一包,你们说董卿是不是有点抠?”

“没事,找密春雷要!”

原本这几天只是想演戏给周涛看,然而人家没什么反应更没找自己聊聊,董卿渐渐没了兴致准备收手,可小撒这么一闹,她觉得买糖就是个错误,真有好事者叫来了密春雷,见他走来董卿傻眼。

“哎哎哎,别走啊!怎么还背人了呢!”

哄笑中两人走向操场一角。见密春雷莫名红了脸,董卿尴尬至极,她刚想解释。

“董卿,我其实真喜欢你……”他的脸更红了。

“……啊?不是,他们开玩笑的……”董卿有些着急,又心虚。

“不是!我是认真的 !”密春雷赶忙打断,“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我……”董卿怎么能说出口,她是为了让别人吃醋才允许他的靠近,若这个人是别的男生还好说,可这个人是周涛啊!她怎么能说出口。

“做我女朋友,答应我,好吗?”

三十三

铃声响起,午休时间。

唯一的、真正的观众在整场戏落幕时分五味杂陈。三楼的窗前,周涛许久未动,操场渐渐安静,整个校园渐渐安静,她好像跟着静止了。

一觉醒来就见周涛站在门口,明明上午一直都在,但这一刻,董卿觉得好久不见,非常想念。然而那副冰山脸就是不正面看她,无论怎么盯着,依旧得不到对视,一下午都是这样。

自习课后面递来一张纸条,来自密春雷:

董卿,对不起,中午是我太莽撞了,我本想找个正式的场合对你说,可他们一起哄我一激动就……就择日不如撞日了……午休时老师把我叫了出去,问咱俩的事,我说都是别人瞎传的,你知道我多想说那就是真的,可是,你并没有答应我……董卿,能做我女朋友吗?

对没有兴趣的,态度明确且坚决,董卿客气回了几句,还是说了对不起。

董卿要听老师的话,把心思用在学习上。

但,对周涛例外。

周涛是董卿全部的心思。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