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夜凉如水》24-26

二十四

妇女节下午女老师放假,意识到时,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董卿的兴致一落千丈。谁知课间去超市,竟见周涛立在教学楼后面,一旁有个小男孩蹲在花坛前。她怎么不在家待着?难道她舍不得离开?远远的总觉得她情绪不高,自己又何尝不是,可以用沮丧形容。见到时欢喜,见不到时失意,这是什么?相信不是想太多。回到教室上自习的董卿有些许动力。

周涛和小小的孩子出现在门口,“别吵哦,哥哥姐姐学习呢。”她蹲下身子整理儿子的小外套,摸上圆圆的小脑袋轻声说道。这样的周涛,董卿还没见过。蹒跚学步的孩子成了多数人的焦点。周涛起身后终于看了过来,眼中有一些拿捏不准的温柔,小心翼翼,没人会怀疑那是属于她儿子的。

这些忽而现又时而隐不见的,虽叫不准,但深感意义不凡。

二十五

董卿在走廊里遇见周涛,两人一同出了教学楼,六班要练习下午运动会的游戏项目。

“最近怎么样?学习状态可以吗?”

“嗯,还行。”紧张中按耐不住的小雀跃。

“物理能跟上吧?有不会的抓住老师就赶紧问。”

“嗯。”仿佛失了语言能力。

教学楼前两人并肩而行,不曾意识到是什么时候两人靠得竟这样近,董卿发觉自然摆动的左臂会与她的衣袖摩擦,便越发克制自己,动作幅度又小了些。

“今天天气挺好的。”

这个话题不能再尴尬了,董卿在和煦中单单品出燥热,“是啊,”抬头,万里无云,“稍微有……”

周涛握上了她的左手,怕她会不自在,觉得束缚,所以轻轻的,不撒手。

“稍微什么?”周涛满眼笑意的看着。

董卿瞬间收回投进天空的眸色,迎上了这扑面而来的徐徐四月风,她一时语塞。

“没、没什么……”

相视一笑,目光又各散他出。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董卿慢慢握住,安全感,不会滑落了。

“有吗?不会是你手太热了吧?”

董卿手心确实见汗。

同身边人,不要语言,路再长些,两人都希望吧。

二十六

快到游戏区,周涛的手想要抽离,即使再微弱董卿也能敏感察觉,便迅速的识趣松了手。

她的手藏进了校服衣兜,她的手摆弄起碎发。

“老师,我先去趟厕所啊,保证等会准时到!”

“去去去,这人……”看着逃走的背影,周涛嘴角的弧度一直都在,攥紧了那支牵过的手。

没有压迫感,自由的呼吸,董卿喜欢,可对于刚刚她更不舍,更向往,更依赖,停留片刻又着急奔回周涛身边。可怜她只有身体属于自己。

“夏丹!”厕所门口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嗯,上厕所。”

“那你快点,我等你!”

“不用,你先走吧。”

董卿健步跑向游戏区。

从那天开始,感觉夏丹对自己有意无意的冷漠,微妙的隔阂,后来渐渐疏远。一次换座,两人被分开,近两年的同桌。是夏丹找周涛换的。

董卿猜到原因,可自己不曾想过要霸占周涛,谁都可以喜欢她,更愿所有的人都喜欢她爱她,默默地恋着没什么不好,有段美好的时光相伴更重要,那自然也更现实些,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计较这谁都不可能胜出的感情?结果明明早就摆在眼前。

与夏丹关系破裂没带给董卿过多情绪,好像事不关己,任由别人。其实她骨子里是冷漠的。这也是后来她自己才知道的。没什么是非要不可的。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