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夜凉如水》34-37

三十四

班会上周涛捧来一大摞本整整齐齐的放在讲台,“按点名册顺序来。”

六班的规定,每次月考成绩退步三名以上包括三名,上交一个本作为进步同学的奖励。

“下一个,董卿,来。”

草草发言几句便拿着面前的本溜下讲台,翻开第一页,然而赫然的三个字让她心头一惊,密春雷,这是他上交的本。这也太巧。董卿没敢贸然抬头,也不知怕什么,至少窗前的周涛正对着自己。

周涛的目光确实没离开过,从董卿下台的那一刻仿佛期待着什么。

“我看看。”小撒在桌下勾了勾手。

“有什么好看的。”董卿无意间给了周涛回应,两人互望着。

“快点。”

董卿赶紧收回目光,打掉小撒伸来的手,“安静!”

什么小动作能躲过周涛的眼,怎样的眼神又被董卿忽略,一个坚定无比,另一个必定闪烁怀疑。

自习课上越想越……不对!哪是什么巧合!那么奇怪的眼神!她在试探!和密春雷的绯闻一直没断过……难道在考验自己?董卿顿时后怕,幸好当时没给小撒看,抽出压在书下的本,把第一页撕得粉碎。

三十五

当翻开董卿新的习题本,明显第一页撕掉的痕迹,周涛都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松了一口气,也许她没让自己失望吧。只要董卿不想让人知道就没人会知道。留着这么大的毛边,她更愿这是某人故意为之,周涛沿着装订处一点点撕净。

“老师。”

董卿起身,刚进门的周涛被叫住。长款黑色T恤,精致的锁骨末处掩在衣领底。

“这道题不会。”

周涛抽出身旁人紧握的笔,俯下身去。董卿的目光毫无防备地就跌落在那宽松的衣领里……深处的黑暗虽压倒了贪婪却也勾起了欲望。

周涛抬眼求回应,竟发现这眼神难为情的方向,不作声的低头左手掩住领口,董卿这才晃过神来。

“会?”

董卿笑着点头。

放笔转身,几步后也露了笑意,周涛不知道其实她不争气的耳朵早已出卖了自己,褪不去的红色从一开始就入了董卿眼里。

三十六

初三开始住校,也有了晚课,董卿每周末才可以回家。

淅沥沥的小雨吵碎了闷热,也沉淀了想念,她就在隔壁,五班第一节晚课是数学。

下课时雨也停了。董卿冲出教室,五班的门开着,然而暴露在走廊地板上的那一片光亮里,她竟有一丝胆怯。可最终她还是多想了,几个学生在讲桌旁正围着周涛问问题,没人注意她的经过。

地面坑洼里积满了水,董卿一步步跳到凸起处,铃声响起,她加快了速度。突然间一个身影迎面而来,同时踩在那一小块凸起的地面,来不及反应只能搂紧。

“周涛!”董卿睁开眼睛,盯着怀里的人,真是眨眼间两个世界。隔着薄薄的衣纱,她的芊腰,她的背脊,她的双臂也紧扣着自己。

周涛迟疑,“你……你没事吧?”

“没没没事!”这才匆匆收回双手,雨后的空气确实有点凉。

董卿眸子里有种异样的光,绝非因这昏暗的路灯,黑夜中,周涛被其牢牢禁锢,她想逃,“还站着!要迟到了你!”

“啊啊啊,老师再见!”

路灯不够亮,照不明灯下人的心肠,却留影子供人遐想,在周涛眼中,在董卿心上。

三十七

周涛,你应该睡了吧?

周涛,你有想过我吗?

这一晚,周涛睡得更迟,她直呼自己的名字的感觉……

周涛,是平静冷冽的水面,一小片渐开的涟漪,惊不起再多感情,泛于眼底更不切实际,而董卿就如同水上桥,她的心意浸入寒波,只有在这一钩倒影里,才勉强续成圆形。然而,她们之间也就只存在倒影的关系,离开桥它不能存在,但是对于水面丝毫没有影响。

基于幻想的爱太过脆弱。每见一次周涛,不甘就多一分,更因为那一抱使她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得到些什么,她背叛了初衷,开始渴望感情的回响,而现实让她要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去平衡。

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一个三十多岁的已婚女人……一个孩子暗地里、无人能比的爱,如此希望渺茫,卑躬屈节,低声下气,热情奔放,时间一长,没人能受得了。董卿突然发觉装作不care周涛反而能更好受些,她觉得自己忽然间通悟,她尝试冷漠,开始自欺欺人。

评论(1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