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27-30

二十七

“泪有点咸有点甜
你的胸膛吻着我的侧脸
回头看踏过的雪
慢慢融化成草原
而我就像你没有一秒曾后悔……”

做操前广播里骤然响起。

做转体运动时,见周涛站在排尾处,什么叫时光静好,就是现在,阳光微风更给予她无限的温柔,董卿转过身来,便错过千年万年。

回到家董卿开始单曲循环这首歌,旋律伤感些,如今再听感情更浓了点。对,管命运设定要谁离别。

第二天董卿在便利贴上写了四行字,将它贴在身侧下方的墙上。

“深情一眼挚爱万年
几度轮回恋恋不灭
要不是沧海桑田
真爱怎么会浮现”

周涛若来得早就方便了值日生,趁人少她亲自打扫卫生,就这样董卿的“一眼万年”没了,后来在教室后的垃圾箱里被发现。

董卿一时紧张,同时又兴奋她能得知自己的小情绪。周涛,我喜欢你。

二十八
“这几道题前十名做,第三题,第九题……”

董卿想都没想直接在题号上画了斜线,上次月考她是二十四名。批完的卷子到手,填的没填的错了好多,被划掉的题竟也有大大的红叉,深深的红色写的很用力,异常扎眼。

“董卿!把数学卷拿过来!”

课间,两人立在走廊的窗台前。

“你自己多少名不知道啊!”

董卿不知道周涛突然哪来这么大的火。

“这张卷做成什么样子了!改!在这改!”卷子被甩在了窗台,人回了教室。

董卿才反应过来前十是指班级名次,她没解释。其实照往常,她确实懈怠了,不论是怎么的数学题以前的她总想试一试,现在,更多的时间用来做梦。

上课前,周涛扯过董卿手中的卷子,“看都不看!难吗!”满脸厌恶,丢下一句话径直走了。

董卿没抬头,模糊的视线抬了也没用,反而丢人。她从来没对自己这么凶过。

二十九

第二天自习课董卿被叫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口。对面的周涛双手抱胸,跟着沉默。

“说说吧,怎么回事?”董卿的一举一动都被看在眼里,包括刚才的窥探。

董卿暗喜,不做声。

“嗯?”

抿唇,迫不得已抬头,眼中的周涛模样傲然冷漠,仍可察觉不被声张的温情。

一声长叹卸下了周涛的高高在上,“你最近有点不在状态,感觉出来了吗?就像昨天那张卷,我真是越批越生气,看看你做的,是都不会吗?上课还总跑神,想什么呢?”

温柔的训话,这是一颗不舍咽下的糖果,哭闹的孩子第一次尝到,董卿含着,原来这么甜。

“有心思了?”

这一句董卿实在没接住,盯着周涛不放,然而那眸子太深,窥不到任何,却好像被反噬,她心虚低下眼去。

对,我有心思了,你会怎么办?

周涛见董卿沉默低头,猛然间心好像失了平衡,然后不痛不痒地继续着:“做学生的,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别想那些没用的,听到没?”

没用的?你的态度?

“下次月考定个目标吧,你不能这么随性下去。”

“前二十。”

“不行,前十五。”着急想要董卿成为自己理想的样子,周涛不容她怠慢。

三十

“老师找你说什么了啊?”董卿的新同桌小撒低声问。

“学习。”

“我还以为她知道你和密春雷……”小撒一脸坏笑。

董卿恍悟,最近他两人的传闻被炒的火热,想必她一定有所听闻。原来是这样,还以为周涛真的看破了呢!该庆幸她坚决的态度只是关于流言,还是该惋惜真心依旧只能自己藏着,董卿一时不知什么心态。其实不顾后果的说开倒也痛快。要命的周涛。

至于密春雷,两人家离得不远,有几次放学董卿碰巧遇见就一起走,也不知哪起的流言蜚语,还好人家密春雷豁达,董卿是这么想的。然而没人会无缘无故靠近你。可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这儿。

周涛,你会吃醋吗?

董卿又取笑自己,人家周涛吃哪门子醋!

不过,她起了兴致,想试一试。

“卿姐,什么时候发喜糖啊?”

“快了!”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