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45-48

四十五

连续几天,不晴也无雨,辽远里只有灰色。瞧那一片片枯叶子,无声无息却摔得粉碎,默默低头计算,又有多少破碎的心跳如落叶般任由时光的玩弄,懦弱,轻轻的一落,却重重砸入路人的心窝。

董卿躲着,怕疼。

记得有天雾特浓,她还是会望望不到任何的远处。终于,经过那个路口的前一刻,周涛和路云缓缓跟了上来,在雾里逐渐清晰。被拯救,感激。

周末放学路上,董卿频频回头,今天周涛也一定就在身后,一定会看到她,这种渴望是难以想象的强烈,所以,苦笑拐进下一条街,瞬间落泪。她没来。怎样的心情才能使上扬的嘴角满溢着泪水。至今我都难以理解。仅仅是概率的问题,是董卿无理取闹?

没人会知道。

周涛哪会知道。

四十六

爱,给你加冠,也要把你钉在十字架上。它虽栽培你,它也刈剪你。

爱,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在跟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寒假过后,便是初三下班学期了。

“我在学,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了……”其实董卿心里面早就任其自然了,不仅成绩,她暗示自己应该死心了。

又是那个楼梯口,仿佛被遗忘了从前。

“我知道,可是只要你稍微松懈,现有的成绩你都保不住,所以得咬牙坚持,明白吗?”

新学期,周涛以为董卿的状态会好转,可惜令她失望了,不想再跟一个孩子置气,她得帮她。

“其实我也有特别特别累的时候,我就想:辞职吧,当老师太遭罪了。可让我真这么做,我哪敢啊,除了当个老师我还能干点什么。你看你再坚持半年就可以了,可我呢……”面前人一直低着头,周涛逼近,“所以这半年我陪你,咱俩一起坚持。”她弯下身子侧头,就想看看董卿的眼睛。

没法再逃了,董卿被迫抬头,近距离的周涛竟没丝毫退缩,目不转睛。

“嗯?”

“嗯。”

四十七

中考当前,两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不约而同选择遗忘。

周涛在卷后留言:“再加把劲儿!”可关键时刻谁又愿松口,成绩哪有那么容易追,董卿又沉迷于胡思乱想的病。

“喂!”李修平突然出现在身旁,低声训着,“干什么呢!”

着实一惊。

”又学不进去了?”

“没没没!”

“出来!”李修平娇嗔满脸出了教室。

“你们俩可真腻!学不学习了?”小撒倚着墙,“转告化学老师我也学不进去了,谢谢。”

董卿给个白眼就跟着出去。

从私下里聊天不叫她老师开始,董卿把李修平当做朋友,也不像有的同学叫她姐,也叫不出口,所以往往没有称呼,直接说“你”又如何如何。董卿本能不愿以低姿态与她相处。

走廊的灯昏暗,李修平一抹笑容温馨了闯进来的月色,指尖跳跃着莫名的节奏,见董卿走来,她拍了拍窗台,两人并肩一同倚靠窗前。

四十八

“你怎么还没下班?”

“批卷呗,考前累你们,考后我们受苦。”

“对嘛,就不应该考试!”

“给你美的,那哪能!”

董卿的笑淡淡,显然藏着心事,沉重的让嘴角弧度不十分悦人,李修平都看在眼里。

“你喜欢听歌吧,我宿舍有个mp4,等回去拿给你听听。”

“啊?”

“怎么了,我是那种死板的老师吗?就是让你放松放松,整天呆在学校捧着这个卷那个练习册,我看着都累。”

“你知道还留那么多作业!”董卿快嘴。

“哎?你这个家伙……”李修平捏起了董卿的后颈,“你都快傻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你手凉!”董卿往后缩,然而血液上涌,周涛的手,也很凉……

李修平顺势勾住董卿的脖子将她搂在身前,“回去给我好好学习!听见没!”

尽职尽责即可,可老师们往往做的更多。其实周涛也没下班,此时她正躲在厕所。出去时看到那两个人,准备去班级看一眼的她立刻退了回去。怕什么?怕自己的势单力薄?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