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夜凉如水》52-54

五十二

物理加试那天很冷,周涛抱着夏丹,还安慰她没什么可紧张的。董卿转过身去,留背影才心安理得。

操场上李修平偶遇董卿,什么都没说直接抱上去,越发的紧,松开时才留了下一句,“恨铁不成钢啊!”连她也容不下这样的董卿,多次谈话后也不见效果,各自方法使尽都唤不起她的上进。晚课后李修平约董卿去操场走走,昏暗的路灯下,两人没像往常一样互挎着胳膊,既然有了主动铺垫的夜色,就别暴露太多。

“马上你就要滚蛋了,太快了。”

“嗯。”

二十多天后更现实的是中考,不是离别。

“越临近考试越要稳,你现在这个状态……你是怎么想的?”

“没怎么想啊,就跟着呗。”

“没了?”李修平不能接受如此随便的回答,她深知董卿,“你是不是在耗时间,就等着考完试赶紧滚蛋?难道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现在的成绩?”

“那能怎么办,剩几天了能改变什么……哼,还真有点舍不得。”董卿话题一转,星河入眸。

“……舍不得?最近你说过不止一次。我觉得你是逃避,逃避现在的成绩,逃避考试!什么舍不得,都是借口!”不得不承认,如果这种难舍是单纯的,李修平真的会感动到一塌糊涂,因为她的不舍是真切的,平稳了语气,“你就是在骗自己……”

董卿语塞,是这样的吗?周涛成了她的借口?

掩人耳目的舍不得关于周涛,所以周涛初尝即止,都是老师,能看破的却是李修平?

五十三

后来的日子,其他任课老师陆续找董卿谈话。语文老师在自习课把董卿叫到走廊,本是五班的班主任的她却给予了真心实意的关心,令董卿惊讶还属不招她喜欢的政治老师,看完墙上的成绩榜也来鼓励。

周涛的沉默,在毕业前都是意料之中,但又谁能料到李修平态度突然间的反差,不找董卿聊天不说,连遇见也只是场面的笑笑,再后来直接假装没看见,常见她和五班的李梓萌一同进进出出。也许是董卿不改的任性、偏执让她失望,觉得不可救药,眼不见心不烦,或许吧。

考前的那段时间,过于平静,数学课上,董卿的存在好像被忘记,被提问是根本不存在的,和周涛,眼神、言语毫无交集,得承认其实一切都提前结束了,等不到毕业。

人在爱时都太容易在乎被爱,视为权利,在被爱时又都看轻被爱,受之当然。

五十四

考试地点是顾岗高中。

“董卿?”正面撞见,李修平不好不打招呼“你也在39考场啊?”

“嗯。”

“这么巧!梓萌也是!正好你们俩搭个伴!”李修平把李梓萌拉到董卿身边,一切都好自然。

“老师,天太热了,你先回去吧,我和董卿一起,等会就该进考场了。”这般善解人意才舒人心。

“加油!”给李梓萌一个拥抱作为鼓励后,看向董卿,“加油!”,转身离开。这一声多像不得已的附属品。

身旁的李梓萌大方得体的微笑,没说一句话便看向别处,董卿略微尴尬,谁不知曾经她和李修平关系最好……幡然醒悟,好生嫉妒。

董卿出考场见到的第一个熟人竟也是李修平。

“呀!提前出来了啊!考怎么样?”李修平一脸激动,好像自己也刚出考场似的。董卿低头见左臂上紧握的手,不解这人是怎么做到任意转换态度,“还行,反正是考完了。”

“那就好,安心的等结果吧啊!我……”迎面一个学生打断了她,两人聊了几句,董卿趁机往左边望去,而后缓缓抽出手臂,李修平突然转头。

“那个,同学都在那边,我也过去。”

“哦那行!你过去吧!”欲言又止。

那边的树荫下,同学们围着周涛,这灼人的眼光在刚才同李修平讲话时就被感知,怕烈火焚身董卿只想跳进水里。她直走向树荫的最角落,眼神飘在操场的人群里,下午日头还是挺足,李修平等待的身影还挺令人感动。董卿的心更痛了。

评论(2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