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夜凉如水》49-51

四十九

某天晚自习结束,董卿第一个回到寝室,蹲在床边补化学作业。

“哎哎哎!”门缝外,李修平调皮的像发现了什么秘密,“这么用功!不错不错啊!”

“作业没写完!”

“会吗?我可以先不洗漱,给你指导指导?”李修平坐在董卿床上东瞅西瞅,虽然住在同一楼层,还是第一次进她的宿舍。

“不用不用,熄灯前我得赶紧写完,给给给。”董卿塞给李修平一包棉花糖,就把她往外推。

“你还没吃啊?”

棉花糖是同MP4装在袋子里一同被李修平送来的,董卿第一眼看到还被逗笑了,在她眼里棉花糖和果冻属同一类东西……

“老师!”李修平正撕着包装袋,李思思迎面招着手,走廊里渐渐有了吵闹声。

“回来都挺早啊!给!”

“不不不吃,老师你吃吧!”李思思和后来跟上的朱迅都推辞着。

“不吃白不吃,快!老甜了!”

宿舍门口很快就集了七八个人,“董卿的棉花糖可真甜啊!是不是?”李修平将棉花糖高举过头。 没错了,幼稚园宝宝。她满脸烂漫的笑,未经世的孩童般,如此无忧无虑,挺令人动容。

五十

夜夜不眠,董卿流了鼻血,课间周涛让她别出去了。周涛没回办公室,想再和她谈谈,可不知从哪句开始。就她们两个,都沉默。

有些无助,董卿瞟了一眼,周涛正盯着自己,片刻,她缓缓走了过来,“给。”各种情绪都抵不过此时这个人需要被照顾,周涛递去一包面巾纸,“上火了?”

“可能熬夜熬的。”呼气声长长,董卿没舒服多少,反而压在了周涛心上,原本可以有很好的成绩,怎么会这样。

“不睡觉你干什么?”

“数羊。”

轻哼一声,全是无奈,“换一下吧,”周涛抽出纸巾,“你别动,我弄。”

她,好近,认真的样子,两眸柔波小心翼翼的爱抚着,就怕自己不舒服。温柔是人脆弱的时候最恨的毒药,周涛,你又是这样。

“我马上就不用坚持了。”

“嗯?……”会意的瞬间,在董卿的眼里,周涛好像看到清晨林间的湖面,薄雾缥缈、神秘,用不了多久太阳将会上升,当雾散去,波光粼粼必定刺的人睁不开眼。周涛匆忙避开对视,退靠在了一旁的课桌,“那还有一个多月呢,别放松,好好调整心态。”

五十一

董卿其实不是这个意思,她想说她就要毕业了,她就要走了,可终究不敢直白。顺其自然一直也都是安抚自己罢了。喉咙突然被锁住,她低头不看旁处,周涛是她的太阳,所以越低头,雾气越浓。

“不能低头,靠后仰着。”周涛本想再次走近。

“老师,我去厕所。”抓起桌上的纸巾,董卿冲出了教室。求你求你,别这么温柔……

脚步声都远去,教室里的人依然没动,刚才,她是沙哑的声音?

流水下的这颗石头始终影影绰绰,记忆的碎片涌过来,再退出去,它终构不成影像,纵然这样,石头的存在两岸的人明明白白。

周涛怎会揣测不到,在唤她的名字时,在看她的眼睛时,在牵她的手时,三年了,了解一个简单的孩子足矣,不够的是她了解她自己。

卫生间里,董卿冷水扑面,泪的苦涩,血的甜腥,各种感官烧毁了内心,燃起挣脱不出喉咙的呐喊。

“董卿?”

李修平被吓到,赶忙拿起一旁的纸巾给董卿擦拭。当纸巾的香气再次入鼻,董卿哭出了声,香气可以同化所有,它属于周涛,她搂住眼前人。李修平什么也没说任由她手臂渐紧,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