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小羊

去尝试 去改变

《夜凉如水》38-40

三十八

“李思思,管彤,朱迅,董卿,你们几个过来。”

四个人围在教室后的办公桌旁。

“昨晚几点都睡的?熬的挺晚的吧?”

低头憋笑。

“哪来的扑克?”

“我的,从家拿的。”朱迅怯生生举起手。

“你应该拿副麻将啊!你们四个正好,我也刚好缺一副。”

“精神头都挺足啊!看样学习一点不累,是吧?用不用以后多给你们几个留张卷做!……董卿,你也玩了?”

站在最边上的人点了点头。

“知道你也玩了,我还真不相信,一直觉得你很听话……”周涛严肃起来。

听话?奴性十足。她不语。

“下午把扑克拿来给我。学习上要我管,生活上还不能落下,一天操老心了,我今早梳头还发现了一根白头发……”

董卿最近一直冷脸相对,即便恰巧与周涛对视也没有感情,她装的很酷。可此时,她不忍心,好久都没仔细看过眼前人,她还是悦人模样,一如初见,陌生感竟也如初见。

三十九

学校要出代表参加市里全民运动会,董卿被挑去跑五千米,带队的是路云,离校两天。同行的还有夏丹、李思思,因为两人都是短跑,经常在一起,为避免尴尬,董卿总是一个人。不记得了,好像两天不与人交流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仰望夜空,不敢有再多奢望,更不想稀疏的星因自己被流放,其实我们都清楚,这样根本于事无补,又何必将压力注入夜空,它以够沉重。

第一晚,董卿惊讶于滑落至耳侧的泪,她本以为漆黑的夜里在哪都是一样的。

比赛那天,董卿又哭了。一圈、两圈,三圈……终点就在眼前,董卿仿佛看到了一年后的某天,那么近,越来越近……她和其他选手一样倒地,哭的理所当然,当李思思的把她搂在怀里,泪更汹涌,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四十

从一开始的洋装冷漠到如今自然而然的变脸色,是演技愈发深刻还是假戏真做了,董卿她自己都不知道。回到学校,她近乎所有的黑脸都给了周涛,即便前一秒还满面微笑。

讨论课。

“哎,老师在看你。”

应着小撒的声音抬头,她是在看自己,董卿又看回手中的试卷,就像人海中任性的一瞥,没什么感情。

“她过来了……”

周涛敲了敲董卿的桌角,示意她起身。

“各科都跟上了?”

“嗯。”

“……我发现你回来后变了,说不出是什么地方,就是感觉不对,什么原因?”周涛总能第一时间察觉这个人的变化,她不想去揣测,也不绕弯子,或许对于这样的把戏没了耐性。

……

“你们路老师说比赛那天你累哭了,是不是还没缓过来?好好调整状态,你坐吧。”周涛败下阵来,不知什么教唆她点到为止。她有点想念董卿的笑,尤其是她从前的目光,不可名状。

一切人世的爱,都无法割断与恨的联系。董卿的恨,怨不到什么东西。她知道自己最近有些讨人嫌,的确,周涛有时会讨厌她,老师对不听话学生的厌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