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55-57

五十五

离别前的聚会在周涛家。

“还真有个大衣柜!”话语刚落,董卿好像想起了什么,搜寻一番,夏丹今天没来。

客厅里,一小堆人玩起了扑克。

“耶!又赢了!”

董卿迎上李修平高举的双手,“厉害厉害!”

“我们配合的好!来来来,继续!”

“老师你们俩是不是偷换牌了!坐那么近!”小撒满脸纸条起哄。

“输不起啊!这叫默契!”李修平向一边挪了挪。

原来都是表面。

“来来来!吃水果!”周涛走出厨房,一屋子的热闹,董卿也是初见时的笑容,仿佛折磨人的只是一场考试,这以后便不问天有涯。

饭菜还没上桌,董卿接了个电话,便走近了厨房。

“你怎么进来了!这竟是油烟!”

“老师……我得先走了。”

周涛加盐的手失了方寸,热汤瞬间吞满苦涩。

五十六

“我爸刚才来了个电话,让我跟他去趟市里办点事……”

“这样啊……必……”

“我爸说挺急的!”董卿连忙打断。

“行,那你先走吧,我送你出去。”周涛解下围裙跟了出去,得知情况的李修平也抽身到门口。

“行了行了老师你们快回去吧!还有一屋子的人呢!”

“……我还做了挺多菜呢。”看不出周涛有什么异常,听起来只不过是遗憾自己得意的手艺少了个人欣赏。

三人总是尴尬的,不能明说也不忍不说。

“以后会有机会的,没事。老师你快回去吧,锅上还有汤呢!”

“行行行,回去慢点。平儿替我送送她啊。”周涛溜进门。

“真有事?”

“嗯呢,你也快进去吧!”董卿把李修平推进门,往门缝里塞进一句“以后见!”健步下楼。

“董卿啊,爸有事得去趟东湾,下午等你回来咱俩一起去,你不是还得配眼镜吗?顺便再把票买了。”董爸的信息。

五十七

回到家,扑在床上的董卿终于坚强不起来,将爸妈拒之门外,她说要一个人待会儿。

第一次踏进她的家;她抱起撒娇的儿子,在粉嫩的脸颊留下宠溺的吻;在同学的起哄中害羞地靠在路云怀里,结实的双臂轻搂她腰间。这就是周涛的生活,无比渴望走进的,此刻正活灵活摆在眼前……多温馨,就多令人窒息。

一进卧室就见墙上挂着半人高的结婚照,她没多大变化,甚至现在这个可被感知气息的人更美些,身着婚纱的她离董卿实属太远。双人床,曾紧贴她的肌肤,董卿拘谨坐在一边,滑过的指尖幸有余香,这柔软之上也是缠绵的地方……从迷人的脚踝开始,白净紧致的小腿,微颤弯曲的膝盖……董卿抓紧了床单,思绪突然脱了缰。紧闭的双眼,额头的细汗,勾人的娇喘……猛然间是一张精致的脸浮现:周涛!董卿瞬间起身逃离卧室,可实际上早被缰绳缠身,坠入深崖。

还有,愧疚于李修平,将她的好心囫囵吞噬,不予反馈。没人会一味付出无所求。董卿懊丧也追悔莫及,向旁边的一挪更是刺透了她敏感的心。再待下去是折磨,是爸爸的信息给了董卿机会,她要先走,要留绝情的背影,就好像能挽回点脸面。

与周涛告别时痛快洒脱的是董卿,此刻枕头埋脸后悔万分的人也是她。只期盼一行行奔涌的泪能减轻压在心里的重量,她不敢出声,太阳穴处的皮肤下血流正猛烈的拍击着,快要窒息的压迫感,意识恍惚,这一秒自己不是自己。

过去就这样过去,未来就这样靠近,又何曾问过我们是否愿意。

2012夏,毕业。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