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62-64

六十二

人是闲死的,一闲就会想东想西,而这些往往都是消极的,尤其在夜里,当思念追赶着黑色,无穷无尽,越来越兴奋,董卿却只能躺在床上用失眠去放任。

“它说我们缘分太浅
只够相处几年
不遗憾不抱怨不留恋
才能继续向前
可当你再次在身旁
披着被幻想的模样
我甚至都失去了微笑的力量”

董卿开始写日志,在qq空间里放肆,没指名道姓,但君心似我心,但愿。

“什么是永远
是我的思念没有尽头
是梦里的你没有回眸
是你身后的我看你远远得走  不敢挽留
是我永远想你,你永远无法感受
是我永远爱你,你永远也不想懂”

……

可周涛是什么人。

一大清早董卿发现特别关心里的人都没了,所有好友列表都没她的影子。周涛把她删了。

六十三

十点必睡,周涛的习惯,然而昨晚忘了时间,在好友动态里,有一份卑微到土里的想念,随着根蔓延,此时正在周涛的脚边,胆怯的、轻轻的试探,记忆中的那张脸……突然一种甜蜜的惆怅,一种依恋的哀伤。

“月亮撒下一片凄凉,我的爱该如何隐藏。你要睡了吧?”十点整,董卿的最新动态。她就是这样矫情。

想回应,双击头像后,周涛的手却停住,碰到键盘的一瞬间,好像清醒了,因为根本无话可说。卧室的门突然打开,她连忙关了聊天框。

“老婆,还不睡吗?”路云语气温柔,他总是这么平和。

“是有点累了。”

“董卿?”

“哦是她……”电脑屏幕正中间是董卿的那篇说说。

“现在他们正是有心思的时候,你看这一毕业就都开始了。”

肩头温暖的大手下落,路云俯身贴近,亲吻着周涛的耳侧,厚重的呼吸声里满满暧昧。

“走吧,去睡觉。”仿佛正被谁窥探着,周涛不适应,关了电脑。

“来,老公抱你回房间。”

“啊?”

“来吧,快。”

周涛扭捏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向他靠近,小女人的模样令人怜惜。路云是体育老师,臂膀结实,带给怀里人的不止温暖、踏实,还有真实。床头灯熄灭,周涛身上有了重量,软软的床深陷下去。

六十四

周涛关注董卿,所以,布卢明顿,那天聊完她立刻就去搜索了剧情,同性、师生恋、Les这一个个荒唐的标签,陌生,可联想起某个人,又那么平常。董卿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不懂得避讳了?好奇心使然,周涛也看了起来,异地的两个人,心怀同一种心事被代入同一部电影之中。这是周涛第一次看les电影,更不用说师生向,她本身就是个老师,这种感觉是奇特的。

夜半,周涛在鼾声中小心翼翼,回到电脑桌前删了一个备注为董卿的好友。

电影里都不会有好的结局,更何况在现实中。也许有人会说电影需要情节的发展,而现实中的她们只希望平平淡淡。可我们都知道现实生活中的牵绊有何止电影里那么简单,没有结果就别纠缠,趁折磨还未上瘾。

理智的爱,方形的圆,在周涛的世界里必须存在。

床上,周涛紧搂身边人,不能悔不能错。

“老公?”周涛轻声的唤,路云模糊应着。

“老公,老公……”一声声周涛只想把自己叫醒。

评论(2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