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夜凉如水》68-71

六十八

每按下一个键,心就收紧一分,话筒里的嘟嘟声又什么时候变成了战前的鼓鸣,声声逼人。

“喂?”

她接了,董卿攥紧了拳头,“喂,我是董卿。”没有称呼。

停了半拍,“董卿啊!怎么想起我了?哈哈哈……”

那头的兴奋劲儿着实令董卿一楞,蓦然间又回过神,这是李修平,她的语气声调,两年不联系,也瞬间亲切。

“我就是想你了嘛!”

“哈哈哈!我说嘛初中的时候对你还算不错吧,上了高中怎么就不联系了呢!哎现在怎么样?”

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好比无需多言,我们都懂。

不得不承认两人没什么共同话题了,但李修平还是那么能说,董卿几乎一直在倾听,很满足,也许太过激动,连附和的几个字都是颤抖出口。

“每周六你们不是都有一个小时购物假嘛,下周我去找你啊?”

“好啊!”董卿爽快答应。

六十九

“你瘦了好多。”

“没人请吃饭能不瘦嘛!”董卿打趣,麻辣烫热气朦胧,她竟想躲到它后面,捞一大口又吹了起来,“哎你现在是不是又教初三了?”原本是两人最应该聊的共同话题,很奇怪,通话时李修平竟一句没提初中的事。

“傻呀,我教化学的只教初三!”

“哦,对哈!”是周涛又教初三了,又一个三年。

李修平又加了一小勺麻油,“我和周涛又搭档了,她教四班……”

“哦哦。”这就是董卿想知道的,原来自始至终都是周涛。

“不过说真的,她也真是厉害,教的班都是数一数二。”李修平正经得突然,“印象特别深,有次她讲课我也在后面听,一个学生突然流鼻血,她就让其他同学先看书,自己在洗手盆边用凉水给她拍脑门,再擦脸,不慌不忙的,要是我的话肯定不知道怎么办了……她是不是对你们很心细很温柔啊?”盯着董卿像是在等宣判。

流鼻血?董卿也想到自己那一次的失态,周涛她在身边吗,“没有吧,没觉得。”

七十

李修平也不会忘记那一次,董卿在厕所里的狼狈,是血更是泪刺痛了她的眼睛,她把可怜的人抱在怀里,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事后她问董卿,那人说是压力大的缘故,敷衍明显。她告诉周涛,那人在故事结束后才眨了眨眼睛,低头说不清楚,是躲避。她都看得出,也只是奇怪而已。

“我怎么发现老周总盯着你看啊?不论什么时候……”李修平本不想偷听两人的对话,刚准备叫住前面的董卿,李思思的话就突然刺进耳朵,“老周是不是挺喜欢你啊?我以前好像听夏丹说过……”。此后李修平开始细心留意,董卿面前的周涛刻意冷漠,周涛面前的董卿故作镇定,越观察越怀疑,都是有情人,她怎会不清楚。

那个晚上,李修平第一次对董卿发火,她生气她逃避却拿不舍当借口,她更惊讶于她一直藏着对周涛的感情跟自己却只字不提,就像养花人发现第一抹新生的颜色竟是向着窗外,不是自己。人非草木,她以为她会不一样。李修平能感受到这份感情在董卿心里的重量,她没挑明,都装做糊涂人吧,至少可以表面坦荡,此后她下意识开始躲着董卿。

七十一

没人先开口就用时间去淡忘,若有,便加倍渴望。董卿的一个电话唤回两个人的所有,暂不管她对李修平的渴望是感情迷失了方向还是依赖等来了错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理由,从来都是这样。

月末假返校,顾岗下起的雪真如鹅毛,大片大片的,软在了每个深深浅浅的脚印里,这样的天气没人会注意身边路过了谁,降的急迫就有匆匆行色,可她们不一样,从街头到街尾再往返,李修平陪着董卿。

“当班主任可真累,上个星期我带四班,就两天,操心啊!我以后可不想带班!”

“锻炼一下呗!正好磨磨你那个急脾气!”

“那也不行,再怎么磨也没周涛那脾气……上周她就一直高烧,周四下午突然严重了还是她老公请的病假,给她送进医院的。”李修平有意无意总会提周涛,因为某人肯定想知道关于她的最新报道。

“她现在没事了吧?”她永远不服输,可她怎么能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还好,还好她有人照顾。董卿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没用的话。

“放心吧,上午给她打了个电话说好多了。”

“嗯……”其实两年多不见,周涛的样子记不得那么细致了,可听说她病了的时候,那柔下来的眉眼幻现,那是一张更叫消瘦的脸,疲惫不堪,董卿一阵隐痛,她伸出手想要去触摸,可是薄情的雪,再一次偷走她的温度。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