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

也无风雨也无晴

有一天晚上心血来潮,想给她们每一位写篇回忆录,越计划越兴奋,简直有太多值得被写下来的,急于马上动笔,但现在,没那么冲动了,毕竟那是个不小的工程,耗时耗力伤身体,也许以后的某个白天我会提起笔不再顾忌。

不再顾忌,也就是真正的不在意。

不久前听哪个电台节目,说选五样东西再从中留下一个你认为最重要的,毫没犹豫,脑子里只蹦出一件东西,我不能没有笔,我相信文字可以治愈。

她们几乎都是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毕业了,长大了,也休想反驳,反而距离越来越远了,互不交涉。其实挺无奈的,朋友?也白扯,从认识,到后来的被忘记。

初高中六年记录的事有点少,但因她们而起的情感却繁杂——它们是两百多首小诗,也很深刻——虽然现在读来俗气稚嫩。有时候不大能搞清楚当初喜欢她们到何种程度,当翻开锁了很久的本子,被岁月沉淀的味道一入鼻,我又安心了。喜欢往往不需要理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够了,而不喜欢需要的是时间,时间会给予成长。

这么多年,挺欣慰的,能正视每一段的结局波澜不惊,所需要的时间真是越来越短了。

再遇不到,品一品,这真是种让人后怕的缘分,更因说淡就淡的感情,让人心寒。

总会突然间想起一个她,某场镜头,我不禁为此深深堕落,心,真是疼的可以,幻想着我们如果还有以后,借机被拯救,直到嘴角自然而然出现笑,是苦涩或是无奈,哪怕随之而至的是叹惋,我便是醒了,瞥一眼时间,竟才过去两分钟而已,惊奇中是感激,又的确疲惫无力恍惚着迷。

以前想着,毕竟一同经历过一些,只有我和她两个,所以不愿完全断了联系,可像微信好友这种,真是会将残存的美好、拥抱的幻想一一殆尽。她们通常高冷,聊天就会不明就里得变成一场战役,敌不动我不动,意犹未尽却难尽兴的感觉我是不想再体会了。想想日后还会在朋友圈里得知这些人结婚生子、患病老死等等,诸如此类,常人都要有的经历 ,我一时还真反应不过来。因此,以后的人,我不想再保持联系。

理性些,于谁都会更自在,万不能把心敞的太开,这或许是借口,为了脸面怕受到伤害,但终究,为一个人无法自拔的不能是我,适可而止,我懂。

我想我爱上了杜谨 ,才才笔下的老师、恋人,她知性、温柔、富有才气,各种美好,我痴迷向往,然而生活中是有差异的,即使是一点点,都令人失望透顶。这也是我不想保持联系的一个原因,就让她们的背影停在离别时,日后无法排解的思念会美化相关记忆。

午后,确实适合睡觉,否则混沌的脑袋只会瞎想,一牵扯到某人,就寂寞到心慌,闷在屋子里,眼泪在酝酿。而实际上这个人是她们中的哪一个,我叫不准,也可能是铭谨,是卿涛,是电影中的人物,虚虚实实,好像困在里面了。

像是爱上了一个影子,或是一个梦。爱的那么深,却难免无力。

周国平说,尽管注定孤独仍然会感到孤独的可怕和难以忍受,上帝给了他一颗与众不同的灵魂,却又赋予他与普通人一样的对人间温暖的需要,这正是悲剧性之所在。

想知道,人到底是复杂还是简单,处理不好过去的感情又怎样堂而皇之走向未来,是逼迫?是选择?我也想知道,那些留不住的,在其走远或消亡时可否彻底抹去痕迹,看看那闪着星光的字和每每停住的笔,是回忆的纠缠不断折磨身体;我更想知道,会不会有幸早些化在土里,唯阳光清风陪伴,没了心跳才不会想你。

想念真的不分时刻,来的突然,也痛成习惯。

因为一个人,听一首歌,看一本书,去一个城,很多人都会这样,可又有几个真正因此而离他或她更近些?凡是习惯暗自倾心的人,时间都会赠予其一双凉透的目光,源于心底最澎湃的力量,是与世无争没半点锋芒。

没什么情绪了,回忆也浅了,好像不曾经历过。你说当我老的那一天,躺在摇椅上眯着眼,指尖掠过的文字陌生,重温不到任何感情,空空的大脑却又泛起困倦之意……突然挺害怕的,我希望我没那么好命。

拥挤的人潮送来多少无情的拥抱,还未感知温度,匆匆落逃,不用负责的心跳成了每个人的骄傲。

日夜思念的人,都不见了,生活嘛,得往前。至于还念念不忘,我想,是因为那段时光被赋予不相称的情愫、过多遐想,并非只因为她们,应该是这样,至少以后不会是这样了。

我会去喜欢,但我不想要结果,因为一切事物都是短暂的。

活在日记里的人,看似又好像狡猾的旁观者,安慰着也取笑着,随着本子越来越厚,执笔者也会越来越沉默。

评论

热度(3)